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雨(3)

爱人,教会别人爱人

文 七七

“回来啦?”

阿塞尔走进来,神荼接过了他手上的东西,让他空出手换鞋。不一会安岩也从厨房出来,把碗放在了桌子上。

“水已经热好了,你们谁去先洗?”

阿塞尔和神荼对视一眼,也不客气了,转身上楼去拿衣服,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来,在这里他有自己的独立一间房。等他从浴室出来时就见安岩在客厅翻找着什么,没有见到神荼。

“他呢?”

“出去给你买药了,”安岩拿出消毒水和绷带,“过来,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阿塞尔眼睛微微瞪大了些,但他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把袖口撸高,露出伤口来。显然在浴室里他就自己简单处理过了,伤口止了血。外翻出粉红的皮肉。安岩有些皱眉,但没问,涂药的动作尽量放轻。这感觉对于阿塞尔来说无异于羽毛扫过,消毒的辣痛被忽视,取而代之的是被放大的瘙痒。

被珍视的感觉让他觉得别扭,经口表达出来,就变成了嘲讽;“我以为经锁龙井后你就不会再把我当成小孩了,果然是教训受的太少了吗?”

安岩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时就撇了撇嘴,道:“谁当你是小孩啊,你这人比我还黑!再说谁不想少受点罪,能不疼就不疼,还真没见过有人去争着疼的。。。。哦不对,真有人,所以这是病,得治!我就是专治这病的。”

阿塞尔不屑,哼了声:“也就他给你治。”

安岩不依不挠:“所以现在我在扩展业务,别动啊,我还没绑好!”阿塞尔朝天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神荼回来时安岩举了举阿塞尔的那只手,问漂不漂亮。神荼就走了过来,上手查看了一下。安岩再问,他就嗯了声,说有进步。阿塞尔看了眼自己手臂上安岩明明恶搞的蝴蝶结,再看看神荼一派正直的脸,开始思考要不要认真修正一下神荼的人设,毕竟他们也有十几年没见了,根本想不到这人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事,难保不会大吃一惊导致失态。

或许他要改变一下被动的位置。

耽搁了一段时间,饭菜都要热一热。安岩让神荼去洗澡,这人身上湿了大半,虽然衣服深色看不出,但一摸就知道。但神荼很快就出来了,安岩想了想,反应过来就有些无奈。他朝外喊了声:“阿塞尔你要不要看一会电视,饭菜还没行。”

回头就见神荼正看着他,眼睛亮亮的,他没忍住凑了过去,然后就被亲了一口,心满意足的出去了。

“你不帮忙?”阿塞尔迅速收了手上的东西,看着向他走过来的安岩问道。安岩没注意他的动作,心里美着呢,一屁股坐了下来,盘好腿,抱上电脑打开了游戏界面,嘚瑟的要命:“那种事怎么可能我来做,快拿电脑,哥教你玩游戏,打完游戏就能吃了。”

阿塞尔呵了声翻个白眼,道:“我可不认你。”

当然不认,你现在都没这样叫神荼,总是他他他的,听着就膈应。安岩心里吐槽,嘴上却不松,道:“谁当初左一句安岩哥,右一句安岩哥的,我可没失忆!而且爸妈也说了,你真实年龄就比我小!”

“不信?游戏见真章啊!”

阿塞尔看了眼正给他摆弄电脑的安岩,再扫向厨房神荼的背影,停了停,目光就回到了沙发旁边的柜子上。那里有一沓资料,本来其机密程度不应该随便放在外面,现在这么做,也不过是因为当事人到了。

心情有些复杂,人也明显的心不在焉。连输两场后安岩就兴奋了,而且还懂得见好就收,没管以后怎样,反正现在就是输了,要他赶紧叫哥,声音大的估计神荼都能听的一清二楚。阿塞尔挖了挖耳朵,开了口。

“哦,嫂子。”

客厅里顿时鸦雀无声。

两秒后,一声“卧槽”从安岩的嘴里被憋了出来。

你说啊,怎么不说了?阿塞尔的表情就这个意思,安岩极其想骂娘,尤其是这小子一看就不是真心的,他一点欣喜感都没有,更别说说给神荼听了。

看来驯弟路途漫漫啊

还有,秦家的男人都是剖开黑!

神荼没有听见阿塞尔那句话,奇怪安岩怎么突然静了下来。出来把菜碟放桌上,就见安岩给他递了一个饱受欺负的眼神,挑挑眉,道:“去洗手,可以吃饭了。”

What?!我都被人欺负了你就这种反应?你还是不是我老攻了!快过来帮我抡一顿这皮孩子啊!

阿塞尔没理这两人激烈的眼神交流,或许还真有点怕神荼找他训话,跳下沙发一溜烟跑了。神荼看着好笑,捏了捏安岩特意鼓起来卖萌的脸。看安岩想要扑过来,赶紧压住他的额头,一脸正直的说道:“别急,先吃饭。”

谁急了!安岩炸毛。

“这是你做的?”阿塞尔递给安岩一个眼神,用筷子指了指他面前的一道菜。安岩想都没想:“当然,安氏出品,如假包换,绝对正宗,童叟无欺!怎样,味道正吧,有没有吃出家的感觉?”

正宗倒是正宗,至于家的感觉。。。。阿塞尔扫了眼对面做事不留名的某人,含糊的嗯了声。但安岩可没打算让这事就这样掀过去,他用肘撞了撞神荼,眼神贱贱的,道:“是吧?”

两兄弟对视了一眼,安岩就被勒令不许说话了,也不在意,尽职的充当了两人之间的活宝和润滑剂。

外面雨依旧在下,但屋里很温暖。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