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二人间

荼岩——二人间

文/七七

“神荼,你学号多少?”

“神荼,你电话号码多少?”

“神荼,你对我有什么看法?”

“……问你话呢!”

椅子被拉开,安岩终于忍无可忍的伸出了个头。神荼依旧不为所动,淡定的抬杯喝了口咖啡。

安岩做了两个深呼吸,试图跟他讲道理:“喂神荼,你不能这样。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我们现在可是同一屋檐下,有难不同当,但有福得同享不是?你就说一下资料,其他的我弄!告诉你这机会可难得了,就填两份资料奖金就到手了。而且还不少……”

“你很缺钱?”

噼里啪啦一大堆,殊不知全说给了牛听。安岩差点没气的七窍生烟,刷的就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一百块不是钱吗?宿舍的卫生工具不用买吗?勤劳节俭是中华美德懂不懂?我是在替你省钱!靠,你以为这个舍长我很愿意做吗?要不是生活委员说我们宿舍一个学期都没有一个活动出来老子才不会花这份精力,还特么要求……”

安岩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一股气全憋进了肚子里,站着卡词了一会后愤愤的坐了下来。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爱理不理,老子还不干呢!

正打开游戏的页面,一张卡就破空飞了过来,直直的插进了电脑和桌面的缝隙里。安岩被吓了一跳,心道这是宿舍矛盾终于爆发后的大战吗?急忙回头,只见那人面色冷峻,气场全开的向自己走了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凌空一掌……摸走了他的水卡,走进了浴室……

what?我都做好了防护出战的准备你就给我看这个?

有那么寡言吗?!安岩摸出那张卡,发现这卡就是神荼的校园卡,背面有学号和姓名,怪不得拿他的卡去刷热水……不对……凭什么他在这里拼死拼活的赚那一点钱当舍费,这人却正当光明的用他的血汗钱啊?

安岩对着浴室门敲了两下,开口却是:“神荼,你的电话号码呢?”

真没骨气,自己都要唾弃自己了。安岩默默检讨自己,等了好一会都没有等到回答。反倒是因为安静了下来,浴室里面的动静变得很清晰。先是布料摩擦的声音,随后是水流喷洒出来后再半空受到阻碍的闷响。

安岩莫名其妙有点脸红,刚想走,里面就传出了神荼的回答。一字一顿,感觉更像是忍无可忍的那个。

我以前不是发过信息给你吗?

安岩刷的又转过了头:“就你那信息?多少年的事了,而且还不是同一个号!我打过,没一个是打的通的!”

“你打过?”

“你说呢?!”

安岩一怒之下用的力就大了,竟一下就从两扇门板间劈了进去。两秒后,阳台传出一声惨叫。安岩duang的一声撞在了落地窗上,向后踢翻了两个垃圾桶。

“二货!”

安岩不敢回头,几乎是落荒而逃的滚了进来。回过神顿觉傻逼,不就是看见个裸体麻,又不是没有见过,尴尬个毛线!但心跳的仿佛打了鸡血,神荼刚出来,自个又一溜烟的躲进了浴室。

他出来时就看见神荼正坐在他面前打字,凑进一看,已经是第二份资料了。安岩心道这人也不是表面那么蛮不讲理不近人情麻,喜津津拖了神荼的椅子过来坐一旁。过了一会,眼就瞪大了,这人也做的太顺了吧。根本都不用询问就全打了出来,而且一个不错。

两厢一对比,安岩莫名有点羞愧。

他一愧疚就特别的卖乖,先是瞄着人,后来就黏的更近了。神荼问他记住了没,他就点头,背了串号码还晃了晃手机。神荼唇角就闪过了一抹微笑,转瞬即逝,却如同奇迹降临般,安岩胸腔里所有的怨愤都消失了,整个表情就是一个字——呆。

“还要合照。”

安岩这才回神,赶紧打开手机的拍照功能。因为不是自拍杆,所以两人靠的很近。啪啪的两声,大功告成。

“我觉得我们宿舍一定能行!”

安岩关了灯,哼哼的摸黑爬上了床。刚睡下,对头就传来神荼一句凉凉的你怎么知道。安岩怒极反笑,心道你当然不知道,宿舍的地是我拖,垃圾是我倒,你他妈经常性闹失踪衣服还是我给收的!

“不信打赌?赌输的人无条件满足对方一个条件!”

“好。”

结果出来了,的确得了奖,不过不是宿舍吉尼斯奖。安岩在收到通知时整个人都是崩溃的,拍着桌子说我不承认!都是神荼的锅,这么gay里gay气的图是谁让他放上去的。这下好了,弄出个最佳cp奖,全校闻名了!

“你不承认?”

“我不承认!”

“那好,无条件满足我一个要求。”

安岩刚想胡搅蛮缠的耍无赖,转头一看,刷的就怂了。神荼的眼神很不对劲啊,他咽了咽口水干笑了两声,却是一直被迫到了墙边。

“我承……嗯,你干嘛!唔!松……开……啊!救……额唔!”


深夜发文,感觉自己能胖十斤。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