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一切之后

荼岩  ——  一切之后

文/七七

清晨,小米粥的清香萦绕了整个厨房。女人熟练的切好肉丝和葱蒜,估摸着差不多了,便洗好手准备去关火。但有人抢先了她,一只手越过,轻松的把过紧的插头拔了下来。

女人露出了温暖的笑容,转头见自家儿子穿戴整齐,就知他一定是要出门了。

“等下去见一个朋友。”神荼没有急着走,把袖子挽高,一边和妈妈说话一边洗着水里泡着的碗。女人也没多问,儿子已经长大,跟自己说话时还要低下头,身形挺拔,相貌俊俏,俨然是成熟稳重的男人了。虽然她为错过儿子十几年的岁月而遗憾,但不会为此干扰到儿子接下来几十年的时光。

所以尽管她隐隐猜测到此行儿子的目的和结果,她也没有出声阻挠。反倒是神荼,少有的欲言又止。

女人哪能不知道他想什么,失笑的摇摇头,让他出去把爸爸弟弟找回来吃早餐。神荼却突然放松了下来,也有点不好意思。

庭院里阳光澄澈,神荼远远向正在浇花的爸爸喊了一声,随后顺着小道走出,在一个小山坡找到了正蹲着逗狗的阿赛尔。后者一眼看见他一身的装备,翻了个大白眼。“虽然不想打击你,但我严重怀疑那个二货会以为你间歇性抽风。”

神荼皱了眉,对他口中的二货两字很是不爽。阿赛尔举头投降,两兄弟中夹一柯基往回走,皆是无比的惬意。

不对,不包括哥哥。阿赛尔对神荼内心急切,表面还要装作淡定的举止表示了深刻的鄙夷,心道恋爱使人弱智。

吃完早餐,神荼起身想要帮忙收拾餐具,但被阻止了。他的妈妈笑着催促他走,才走进厨房,又探了头出来:“今天晚上回来吃饭吧,把人带回来。”

一股暖流突然从心房涌了出来,神荼突然感到了一种使命感,连脸色都不自觉坚定了下来,“嗯,会的。”

即便走了老远,阿赛尔的笑声都大的直刺耳膜。

“哎哎,神荼你给的地址是不是错啦,我怎么都找不到?”

安岩站在一个路牌下,被折腾的真心没有脾气了。原本还打算给人一个惊喜,所以找不到方向还憋住劲的找,现在可好,都不知道跑到哪个角落里了。

“你现在在哪里?”

“旁边有一个市场,很多人,卖什么的都有。”

他不说神荼也猜到了,从对方传来的噪音非常的多,还夹杂着滴滴拉客的声音,他就知道这人必定是跑偏了。鬼使神差的,他没有重新发一个地址,或者位置共享。

“在原地等我。”

安岩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电话已经挂掉了。他我靠了一声,脸却诡异的躁了起来。

神荼收了手机,心里大概知道了方位。当初选住宅的时候他就把这片地区摸了个遍,之后又陪着妈妈逛过几次街,心里自有一套路线图。似乎想到了很快发生的事,他的唇角勾起了一道弧度。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安岩先是在路牌上等啊等,脖子都快断了还没出现人影,加上太阳逐渐猛烈,他就转移到了阴凉地,依旧伸长了脖子。

“我去,神荼该不会故意耍我玩吧?”

嘴里这样嘟囔,但心里可没有一丝的怀疑。最后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心说怎么弄得像情侣约会男方迟到时的女方似得,主要也是旁边的阿姨婆婆太热情了,也不知怎么就看出来他是在等对象,一个两个的问的欢。

这是一个慢节奏,很闲适慵懒的地方,安岩下了结论,怪不得神荼的爸爸妈妈会选择这里。他等着等着就不等了,蹲在榕树底下看人下棋,心说待会要是神荼过来了,自己一定要狠狠地嘲笑他,看他还敢不敢玩霸道总裁那一套。

他看着看着不自觉的沉了下去,等鼻尖终于闻到一股独特的气味时,神荼已经在他旁边站有一会了。

“将!你输了!”

老人爽朗的大笑,对面的老人也不沮丧,有的只是越来越高涨的战意。想到刚刚那个很讨喜的小伙子,老人转头一看,却没看见人。

“你怎么弄得一身湿了。”

才进了门,安岩就转身去检查他的全身,发现不仅是衣服,神荼的头发也明显的泡过水,活生生的落汤鸡。他也没注意他的打扮,让他赶紧的脱了衣服,然后自己进去把水热好。

神荼低头看了一眼皱巴巴的衬衫,心里很幽怨。因路上的一次见义勇为事件,他今天的准备全部付诸东流。

安岩出来的时候神荼还在慢悠悠的解扣子,他一看不乐意了,想也没想就上去给他解,嘴上也不消停。神荼听他念叨,一颗心像泡在了温水里,通体的舒坦。他顺从心意的圈住了安岩的腰,俯身在他颈窝蹭了蹭,“嗯”了一声。

这就有些犯规了,安岩的手还卡在他的裤腰带上,空间一受限动作就大了。两人一路吻一路撞进浴室,也不知道是谁打开了花洒,安岩“嗷”的就喊了一声。神荼没理,径直将人压在了墙上。

等从浴室出来已经是下午的事了,两人光着身体在床上吃中午饭,电视一直放着冗长的广告也没人管。安岩吃着吃着觉得不平衡,也不知想到什么,鼻头就哼了一声。神荼问不舒服?手自动自觉摸上了他的腰。

安岩被揉的舒服,眼都眯了起来。其实他们才做了两次,第一次因为大家都很激动就射的比较快,加上第二次也没花什么时间,对比以前某些时候神荼已经相当“手下留情”了。安岩想着想着就有些心猿意马,下身也微微立了起来。

神荼把饭盒收走,回来时安岩跪坐在床上嘿嘿的笑了两声,神荼表示毫无压力,稳稳的接住了所有的挑衅(投怀送抱)。

所以当安岩知道要去见家长时,内心是崩溃的。

“你怎么不早说!”

“我靠,衣服怎么办,还没干啊,啊啊啊,神荼,你丫的留那么多吻痕!”

“你说我穿这身还可以吗,你爸爸妈妈会不会觉得我很幼稚啊?”

“你倒说句话啊!”

男人终是啧了一声,把人拉进怀里,一吻平息了所有的慌乱。

万家灯火,有一盏始终为你保留。随着越来越接近神荼家,安岩一颗心从最开始的不安逐渐变得淡定了下来。他相信他和神荼的感情,他相信经历的一切上天都在作证。

两人的手紧握,再一个转弯,温暖的灯光照亮了回家的路。安岩诧异的察觉到神荼松了手,转身,神荼却已经单膝跪了下来。

他的眼一向深邃,此刻更是仿佛坠落了星海,手上一枚钻戒正在灯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芒。很老套的剧情,还很损男性尊严,安岩第一反应是想笑,他后知后觉,神荼今天做的全部都是为了这一刻。

神荼原本还紧抿着唇挺紧张,看他这模样,心里就知道自家弟弟说出了真相。他也不说话,就定定的看着人,也就安岩看见里面夺目的光芒,还有咬牙切齿。

安岩蹲了下来,想都没想就直接把手指套了进去,“我愿意。”

他之后绽放的笑容太耀眼,直到很久很久,后来的后来,这一幕都牢牢的刻在了神荼脑海里,活灵活现的记录了当时的情景。

他们在星光和家人的见证下,以这种搞怪的方式,永远的走到了一起。




在一起在一起!!按头小分队永远不服输!!

























评论(21)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