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足底按摩》


(三)

文/七七

清晨,鸡鸣声打破了天地的寂静,第一缕阳光透过树梢,打在了一颗晶莹剔透的露珠,反射出一点璀璨的银光。森林开始恢复白天的生机,只听某棵树上“咕”的一声,茂盛的枝叶哗啦,一只松鼠便从树洞中探出头来。

此时云南的某个小村庄,阳光正在弥漫,新的一天开始了。它以鸡鸣为起点,在第一户开启的门扉后展开,随着光线的延伸笼罩了整个村庄。鸡鸣声开始低落,太阳升起。

门被推开,土狗活跃在早起的主人脚边,发出了兴奋的叫声。几声呵斥后,狗吠声停止,取而代之的是往鞋底摩擦地面的细小声音。

“哗!”水被倒入缸中,发出了一声突兀的清脆声响——一只松鼠被惊动,屏气凝神了一会,突然动了起来。

它的动作极快,迅速从树梢爬下,轻盈的一个跳跃,落到了一家窗台前。它许是常客,腮边的胡须乱动,转了转头,黑如点墨的眼头里投映出屋里的布局来。

这里不配置窗帘,卷轴型的竹帘因屋里人的疏忽而失去了作用——光线明晃晃的投了进来,清晨湿润清新的空气换走了一天的浊气,弥漫了整个空间。屋里的摆设很简洁,一桌两椅,外加一床。

墙上没有钟,静谧祥和的氛围让人产生错觉,仿佛是置身于家中,褪去了一天的沉重负担,难得的一天舒适早晨。在此之前,这间屋子被寂寞和冷清所占据,松鼠把这里当成了它的秘密基地,只见它审视了一番,没有察觉到危险,于是按照以往那样,从树上运来果实,塞进了柜子后面的一个墙洞里。

一个果子突然从桌上滚落,发出了清脆的“啪”的一声。松鼠迅速跳下,却没有立即去捡,小小的动物警惕的看着周围,敏锐的耳朵朝向了声音的发源地——床上的一个大包。

如果松鼠有意识的话,他便能分辨出这个大包的不同寻常,它太大了,能包过几十个它的同类,而且还会动,从底下传出一声模模糊糊的“嗯”出来。但松鼠是动物,好奇心小过胆子,便立即抛弃了果子,迅速逃离了现场。

下一秒被子的一角被掀开,从中探出个人来。神荼撑起头,刚好扫到一抹跳跃的机灵背影。

他眯了眯眼,扫了一圈屋子,确定没危险后便又立即躺了回去。

竟是少有的睡眼惺忪。

但从小锻炼的本能驱散了所有的睡意,意识迅速醒转,知觉逐渐回归。他睁开了眼,几乎是同时,他感受到了手臂的麻痹和大腿上的外力。

条件反射让他几乎弹跳而起,他迅速往下看去,入眼的却是一个毛茸茸的头颅。诧异不过瞬间,随后空白得到填补。反应过来后,大脑像是被打了一剂清醒剂,使他整个人由内向外的清爽开来。

他的右手正被压在毛茸茸的头颅下,于是 他用另一只手滑下,入手柔顺,找到耳畔,便顺着轮廓一路到了下巴来。手下的触觉告诉他,这是个男人,而等他微微用了力,这个男人便变成了极熟悉的一个人,不白但很健康的肤色,轮廓不锋利甚至有些圆润,却是一笔勾画,坚韧果敢。

他摸了摸那长而翘的睫毛,底下的眼皮便动了动,而当他垫着他的后脑勺把手抽出来时,这个人便透露出不情愿出来,模模糊糊的哼了声,往他这里蹭近了几分。

神荼将大腿上的另一条腿放了下来,轻手轻脚的下了床。他踢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在它要撞到柜子的前一瞬俯身,抓住捡了起来。

阳光照在桌边上的果实上,折射出了青色的光芒。

安岩是在临近中午的时候才醒来的,睡的太熟,连脚被折腾成什么样子都没感觉,还是神荼收了针,觉得他该睡够了,在他脚上拍了拍,随后掀开了被子。床上的人摆成了大字型,哼唧两声想赖床,然后就被捧住脸亲了下来。

这种叫床方式太过犯规,安岩装傻都不行,亲了一会没气了,就左右摇晃脑袋,在间隙间发出抗议:“没……没刷牙……”一句话成功让“施暴者”破功,头埋在他肩窝笑出了声。

他整个人放松下来压安岩身上,没一会安岩就受不住了,嚷嚷着让他起来,但还是难逃魔爪——脚上恢复了一部分知觉,但还是不能自力更生。他在神荼的侍候下刷了牙洗了脸,终于下楼见到了众“中国好队友”。

还没等他开口,其他人就先“恶人先告状”了,一个两个的说他“恃病而娇”,安岩一张嘴说不过,脸涨的通红,倒让其他人大呼奇怪。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反应过激了,还是神荼咳一声说了句“吃饭”,其他人才住了嘴。

他暗地里抹了把汗,忍不住瞪了一眼始作俑者。却不想刚好和神荼的视线对上,立即怂了。心脏在轰鸣,脸上的热度好半天才消了下去。

吃饭完大家开了个会议,简单的总结了一下,通知THA会派人运走东西,到时一行人可以搭顺风车。这期间有几天空白期,除了安岩,其他人都炸了。

神荼一进屋就看见安岩正坐在床上,正扒拉着自己的脚。这人本就不是什么静的了的人,这种类似于“残疾”的模样让他非常的不适应。于是他走过去,说很快就能好。

安岩迅速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说:“那好,我还想着到处去看看呢。”说了这话没得到回答,又忍不住暗地里瞅。他不知道自己什么神态,更不知道神荼就快萌翻了。

“干什么?”

“给你放松一下。”

安岩还不知道他拿的什么,直到神荼拆开包装,撕开管口的封纸,挤出一坨透明半凝固油状物——他整个人差点没跳起来!

卧槽卧槽,这人拿的是润滑剂!

评论(1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