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足底按摩

荼岩——《足底按摩》

文/七七

(一)

窗边的光线很好,外面的天空已经放晴了。安岩把右脚搭在左腿膝盖上,褪了鞋,扳正了脚板去看。果不其然,脚板四周起了一圈白皮,稍用力一磨,便被刮了下来。

泡水太久留下的症状,去的都是表层的老皮,没什么大不了的,安岩在意的是另一个地方。他在此前就感受到了,只是情况紧急无暇顾及,脱了鞋子时罪魁祸首已经逃离现场。他弯下腰仔细看了看,发现足弓处有两个口。

为什么说是口,因为摸过去有很明显的凹感,显然伤口要比看到的深。两个伤口离的不远,大概五厘米左右。

安岩马上联想到了一种生物,顿时寒毛都要立了起来。他把脚板扳的更正了,就看见那两个口的周围有很明显的破皮,四周更是微微的红肿了起来。

该不会钻了进去吧?他摸了摸,像是要印证点什么,他感觉那两个地方更痒了。他磨了磨,没忍住的使劲抓了抓,那地方就更肿了起来,他仿佛看到了什么爬行动物正在蠕动的画面。

门突然被打开,顿时门外的声音就涌了进来,还没等他收回脚,胖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刚奇怪安岩怎么溜了,原来在这扣脚丫子啊!安岩转过头去,我去,全齐了!

扣什么脚丫子,我这是被咬了!

听他这么一说,一群人都围了过来,真心看他扣脚丫子。但火眼金睛也是真的,经大家的观察讨论后,安岩这脚的确是被咬的,具体什么不确定,但联想一下他们之前所处的环境……安岩的脸色有些发白。

贝爷啧了一声,上手把伤口拔开了一些,安岩差点没一脸怼在了他的脸上,片刻后他冷峻的眯了眼——“没在里面。”

没在里面你丫的还摆这幅表情是吓唬谁?安岩真是哭笑不得,赶紧让他们散了,免的脚气散不出去。一群吃饱喝足,心理膨胀的人才拍拍肚皮各自瘫着去了。

“安岩,要不要我给你拿一只药膏?”江小猪从楼梯口探出了一个头。“好,等着呢!”安岩也没客气,张嘴就吼了回去。然后回头,正准备穿鞋子,就看见神荼站他面前,没走。

“等着。”

安岩就不敢动了,感觉他要蹲下来,就赶紧让了让。神荼觑了他一眼,没坐他旁边。这个姿势登时让安岩尴尬起来,要多不自在来多不自在。他动了动,就感觉神荼抓住了他的脚,啧了一声。

他抓了安岩的脚,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往旁边摸了摸,就在伤口处按压。安岩尴尬的不敢往下看,被压的地方像是突然被放大了触觉,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传了上来,又酥又麻,又痛又痒。

他突然哼了一声,反射性的想收脚。但苦于被抓着,又结结实实的挨了两下。就顾不上尴尬了,往下看,看见伤口流出了脓水,同时一股他自己都闻的出来的恶臭传了出来。

“伤口有毒。”

“是沼泽里的东西?”

神荼嗯了一声,安岩赶紧拽了纸巾给他。他刚想说让他自己来,神荼就已经按了上去。

又经历了一次同样的尖锐疼痛,安岩突然发现脚底不痒了。他刚想说好了,就听神荼问疼不疼。他啊了一声,神荼就在他的脚上拍了一掌,见他没反应过来,第二掌下来,正打在小腿上。

他这才醒转过来,这毒有麻痹神经的作用。站起来试试,果然,脚是僵着的。

见他有些发傻,神荼不自觉的放软了语气:“没事。”安岩转过头去,他就又重复了一次。

江小猪的膏药就派不上什么用场了,不过好在毒液挤出来的早,麻痹的范围并不大。晚上安岩瘫床上处理了晚饭,吃完了把脚搭在床尾,就可以闭眼等下针了。

因为感觉不到,也没什么好抵触的,如果有,也是心理上的。不一会,安岩就忍不住的想要说话了。他感觉周围太过安静,但实际上外面正放着烟花,一朵朵的在窗外绽放,夹杂着人群的喧闹声。

此时他们正位于云南的一个小山村里,这个山村有自己独特的习俗。本来安岩也打算去凑凑热闹的,更别提活蹦乱跳的其他人了。他第一次觉得胖子他们的声音的辨识度那么高,简直鹤立鸡群。

对比外面,他们这就有些冷淡了,几乎全是安岩在说,神荼间或嗯一声。安岩想挺腰看看,刚一动神荼的眼神就过来了。他的表情太认真,安岩完全拒绝不了。

他侧头去看,莫名的有点移不开眼。那是神荼啊,有谁能有这种待遇。想着想着,有些心思就哗啦哗啦的翻腾了起来。

他想起在雨林的时候,这个人返回来把手递给他的样子。

雨下的很大,透过树枝鞭打了下来,没有树叶覆盖的地方溅起泥水,又顺着坡度一直往下流。他看不清前方有什么,但清楚的感受到了手上的热度。

此时这双手正在为他施针。

他突然哼了声,意味不明。回神时神荼已经收针了,他问结束了?神荼嗯了声,说还要再来几次。

他动了动脚,忍不住摸了摸脚板。但怎么可能被他摸到针口,只能换来神荼的一个叫着二货的眼神罢了。他看着神荼走出去,在他出门的一瞬间叫了一句:“我要喝水!”

喊了心头一惊,再想收回已经不可能了。他也没看见神荼点没点头,只好等着人回来。窗外的烟花更多了,他就把头转了过去。

一只手伸了过来,安岩赶紧接住了杯子。

“神荼,你要不要出去看看?外面很热闹啊。”

“你很想去看?”

安岩也就没话找话说,为了掩饰心思来的借口,没想他会出声,更没想他会对比做出相应的动作来。但神荼把一张椅子移到了窗边,然后向他走了过来。

“唉??”

神荼已经伏下了身体,一只手穿过他的腘窝,一只手绕到了他的后背。下一秒,安岩整个人就腾了起来。

神荼把他抱到了窗边的椅子上,平平稳稳,标准的公主抱。

安岩的脸登时就臊了起来。

他赶紧喝一口水镇定一下,却发现在刚刚那一下惊吓下,杯子里的水被他全洒地上了。神荼叫了一声二货,安岩赶紧拽住了他的手。

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神荼把空的杯子放到了一边。转身安岩够了旁边的椅子,也移到了窗边。

神荼动作一顿,然后走了过去。

在漫天光影交错间,安岩看见神荼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





























评论(1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