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相遇日贺文】——甜甜私房喵徒弟版


(1)

神荼一向机警,但等他终于意识到不妥的时候,“安岩”已经盯着他不知道多久了。

对,就是盯着,歪着头盯着,见醒了,还巴眨巴眨眼。神荼一时还不太清醒,下意识的嗯”了一声,伸手去够他的腰。

“安岩“躲开了他的手,并“喵”了一声。

神荼这才感觉到不对劲,昨晚搞得太晚,床头灯没有熄,但他分明看见,窗外的天色是黑的。

他把“安岩”糊他脸上的手移开,“安岩就又喵了一声,并且做出了逃跑的姿势。

四肢撑在床上,就想往床下跳。

神荼赶紧拉住了他。

(2)

客厅的灯被打开,沙发上的猫咪正睡的香,小小的身子蜷成一团,脸埋进了粉嫩嫩的爪子里。

今晚的猫很乖,没有偷跑进卧室,也没有到处折腾。

以往的这个点,猫一饿,就总是喵喵的叫着要东西吃。刚开始安岩还会起来给他找吃的,但在神荼的淫威下,就改成了睡觉前把食物准备好。

猫也不笨,知道争宠也不能饿坏自己。

而现在。。。。

午夜三点,安岩爬起来找吃的。

他的第一站就是猫的食盆,但被阻止了。他怨愤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喉咙里发出了呼噜呼噜的恐吓声。直到他在椅子上蹲的安定了,神荼才放开了他。

他身上只穿着一条松松垮垮的大裤衩,安岩还好,睡衣全了,但没扣领口的扣子,露出了里面的青紫吻痕,他却还嫌不够,用手去抓领口,表情很不舒服。

神荼一回头,就见他低着头看手的样子,翻来翻去弄不明白。

喵???


(3)

猫来他们家的时间也不短,但大多数都是安岩在照顾,神荼表面上看不出喜爱,甚至还很无良的去和一只猫咪争宠,有几次安岩不在家,一人一猫无言相对,神荼在餐桌上吃着一个人的寂寥午饭的时候,猫就在角落里啃干巴巴的猫粮。

后来神荼学精了,就安岩去哪就跟到哪,安岩问猫怎么办,神荼指了指隔壁,那里住着一个女孩,平日里总逗猫玩,还和他们讨教过养猫的法宝。

那个女孩叫多多,他俩来领猫的时候,猫一下子就扒拉了安岩的裤子要往上爬,一个劲的喵喵叫,女孩子心思细腻,就调侃你们两人世界的时候别忘了儿子啊。安岩一下子红了脸,神荼咳了一声。

新仇加旧恨,猫可看他不爽,磨牙的时候就专咬他的东西。虽然他们的衣物鞋子很多都差不多,但猫总能在一堆皮带里拖出他那条,他就认准了那味道。

神荼表示丝毫不在意,毕竟老婆比起儿子来还要重要几分。

所以他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面对那么操蛋的场景。

猫变成了“安岩。

变成了安岩的猫拒绝他的喂食,并向他示威的喵喵叫。

神荼忍不住掐了一把大腿,是痛的。

(4)

猫变成了安岩已经既成事实,按照某些狗血穿越剧和小说,安岩应该变成了猫,毕竟一般的作者都是这种脑回路,这次的也不例外。

其实神荼大概也能肯定了,猫是一种很警觉的动物,没理由在鸡飞狗叫下还能睡的那么香。

他不是觉得安岩不警觉,只是通常在经历了这样的夜晚,安岩都会晕过去,无视了清洗的时候在身上摸来摸去的手,黑甜的睡到第二天中午。

他们这些人,大多数时候判断身边有没有危险,靠的不是动静而是一种气场。他们住的这件屋里已经全然是俩人一猫的气息,只要不是突如其然的陌生气场,都会被他们判断为安全的,值得信任的。

安岩也是。

猫是白色的小猫,安岩有时候在椅子上打盹,猫就趴在他的大腿上,神荼看了几眼,发现安岩其实有时候挺像一只猫。

内心敏感,却又坚强独立。

爱憎分明,一旦认定了某个人,遍死心塌地,贡献出所有的信任和情感来。

想到这里,神荼上手摸了摸猫的耳朵,那双耳朵就马上颤了颤,从底下模模糊糊的传出一声迷糊的嗯?出来。

神荼心里一动,用了些力去揉,那声音就更明显了,简直就是撒娇。

别闹。。。

若是平常,安岩的下一个举动就是翻身,一脚踹在他的小腿上,但这一次,他动了动,湿润的鼻头蹭了蹭神荼的手心。

神荼的喉结滚了滚,感觉鼻腔深处传出了一股热流。


(5)

安岩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神荼怀里的那个人是谁?两人干嘛光着身子在扭打?我靠,扣子飞出来了都,就不能好好穿衣服了吗!还是说,你们两个人实在玩角色扮演?还玩的是人兽?!!神荼你丫的太重口了,连一只猫都不放过!

等等,为什么我变成了一只猫?

一声惊天嚎叫顺利的吓住了誓死不屈服黑暗势力的“安岩”,神荼刷的把衣服套了进去,下一秒,“安岩”蹦上了床。

大床弹性极佳,猫被弹得蹦了起来,在半空中被截住了。

他被神荼双手捧着,一抬头就陷入了一双蓝色的眼眸里。

万般的温柔。


(6)

猫吃饭有自己的食盆,偶尔也会上餐桌,不过是蹲着,也对桌上的饭菜没什么兴趣,只时不时的摇摇尾巴。安岩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前任主人教的习惯,但也没想多改,这回就是尴尬的时候了,想想都觉得羞耻。

神荼异常的淡定,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猫上了椅子之后就不敢动了,只对着他瞄瞄的叫,若是平常,安岩铁定能听出来里头包含的委屈和控诉,但现在就只有大写的一个我靠了,也不知是不是猫的眼睛比较好,他就一直在看着自己的嘴唇在动,进到耳朵里,就被放大成了一种鬼魅的效果。他想起了有一次神荼为了猫的一件小事吃醋,他戏弄,就喵了一声,至今不能明白之后神荼怎么就阴着张脸去关门,突然化身为狼。

他仇视的去看神荼,心说你丫的,美死你!刚好神荼转身,也不知道什么眼神,一眼就瞧中了他的小动作,过来撸了一把他的毛。

最羞耻的是,安岩竟然觉得被摸得很舒服,还蹭了蹭神荼的手。他就知道,小白对神荼肯定也是真爱。

个中兵荒马乱就不再说了,直到下午,猫闹得累了,才消停了下来,睡在床上的时候也和平常没两样。安岩突然想到,昨晚,神荼是怎么安排三个人的位置的?

毕竟两个都是他,神荼总不会让一个去睡沙发吧?

得知神荼昨晚用针让猫消停下来抱到床上,并让他的猫身睡中间的时候,安岩琥珀色的大眼睛一下子绽放出了光芒。当然,是不怀好意的。

“神荼,你不是最讨厌小白的吗,怎么昨晚还让他睡到了床上,还抱着他的身子睡了一宿?”

他看见神荼一眯眼,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就跑。但没两秒,就被抓着后颈提了起来。

“喵?”

(7)

对于互换灵魂这事他俩都似乎没有太过担心,或许是经历了太多,对这些奇奇怪怪又突如其来的事情有了一定的免疫性。无数次教训告诉他们,自乱阵脚没有丝毫的用处,他们更相信自己的能力,并努力的去找寻解决方法。

等换回来的时候,安岩发现床上已经没有猫和神荼了,打着哈起来,神荼正在厨房弄早餐,猫在他脚边转悠,喵喵的叫唤。

他想了一下,似乎也只有他在场的时候,这一人一猫的才不对头,猫就不说了,神荼这么大人了,羞不羞。

他戳了戳神荼的脸,然后大腿就被一条棍子戳中了,干笑两声没糊弄过去,被抱在了桌上亲。

模模糊糊的听见门开了又合,是猫出去了。他就把神荼扯开,问他是不是把猫收买了?神荼掀开他的衣服就亲了上去,敷衍的哼了声,说他学乖了。

突然想起这几天,神荼总是对着猫身的他招手,道:乖,过来。顿时就不太好了。

但神荼没有给他再开口的机会,整整两天,安岩的喉咙都是哑的。

还是赶出来了,没有漏掉相遇日的贺文……其实我本来是有些犹豫要不要写的,然后看见了多多的文,甜的要死,瞬间要拜师。多多说拜师先孝敬师傅,我想了想,既然这样那我就开始偷师吧,然后就有了这篇文,沿用了师傅的梗,改成了徒弟版的。多多的文都超好看的,没看过的宝宝一定不要放过啊!!! @苏苏安拉利卡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