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雨(4)

荼岩——雨(4)

文/七七

这顿饭吃的挺久,收拾好餐桌已经是21时后的事了。安岩洗完澡出来,进厨房切了饭后点心。

这水果还是阿赛尔带来的,一种很特别的水果,样子像青苹果,皮青肉脆,里面却是红色的,非常的酸甜可口。上一次吃还是在过节的时候,神荼爸妈家附近有个果园,里面有一株很特别的果树。

果园的主人也不知道这株果树是哪里来的,或许是别的树苗混了进来,又或许是在生长期发生了某些变异,同时载下的果树多数已经结了几年的果,它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们到的那一年还是果树的第一年花期,花开的迟,结的果也少,零落的几个果切开,似乎还没尝到滋味,便没了踪影。

这一年和爸妈通了电话,知道那株果树又开了花,散步的时候能看见一枝树叉分了出来,雪白的花瓣上点着淡淡的粉。挂断电话后收到一封彩信,两位老人拉着手站在树下,正对着镜头微笑。

他们回去过了几天,在树下拍了一张全家福,洗出来挂在了墙上。安岩记得当时神荼在摆弄相机,他和阿赛尔针对树上的花产生了一段对话。

他说今年结的果会更多,阿赛尔不以为然,于是他们打了一个赌,如果谁输了,就负责回去摘了果子给对方送过去。他记得当时阿赛尔是翻了个白眼,就没放心上。
真是个别扭的熊孩子。

安岩吐槽了句,把水果端出来,神荼刚好开了书房的门。安岩向他后面看了一眼,问怎样了,神荼摇了摇头。

这样的反应并不奇怪,毕竟其中包含了太大的心理阴影,如果说残片的力量定格了他的身体,将他一直束缚在过去的话,那么现在所做的这个决定,就是挣脱与否。他是想挣脱的,但这个挣脱又不仅是身体上的挣脱。

他要重新接受现在的一切,失而复得的亲人和不再孤独险恶的生活,学会接受爱,表达爱。

或许难,但他们有时间,过去的一切遗憾,都将在未来得到弥补。

安岩被察觉了也不尴尬,直接推门走了进去。他说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用牙签叉了一块水果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好吃!”

阿赛尔显然唾弃他浮夸的演技,在他看来,这就是基因突变的品种,本质还是苹果。安岩和他相反,绝大多数的突变都是有害的,这株苹果撞上了祸害,却最终存活了下来,并收获了不同的更坚强的内心。

他们一来一回的打哑谜,答案都在心中,思绪在沉淀,仿佛能听见外面的雨声,哗啦哗啦,吹打着记忆的树梢。

安岩一直在注意着阿赛尔的表情和动作,见他也伸手过来,嘴角就马上弯起了一道弧度。阿赛尔慢条斯理,在把水果送进嘴里之前蹦出来一句话:“我知道你们什么意思。”

安岩心里警铃大作,果然,下一句就是:“毕竟,秦家的血脉不可以断。”

果然毒舌就是毒舌,就算心里受到了触动,还是选择了针锋相对的方式。不过秦家人嘛,安岩嘿嘿了声,阿赛尔给了他一个仿佛看着白痴的眼神。

“放心,不就是熊孩子,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少了你还能再领一个。”

见阿赛尔震惊,安岩给了他一个挑事的表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阿赛尔的话被刺激到了,这晚安岩缠着神荼钻被窝里折腾了很久,他喘着气把手圈了上去,挺腰贴在了神荼的耳边,说,我们要个孩子吧。可想而知,神荼一个没忍住就射了。

他把安岩的头转过来,捧住他的脸用眼神问他什么意思。安岩还嫌不够,问你不想要个孩子吗?特意的勾人惹火。神荼也就不问了,吻住人就又挺了进去。

多久就不说了,反正第二天阿赛尔在餐桌前没什么好脸色。安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该腻歪的继续腻歪。

“今天下午就走?”

“嗯,回去处理一些事。”

神荼没有再挽留,安岩也没插嘴,别看这两兄弟外形相差很大,其实都是人精,尤其是在讨论正经事的时候,三言两语就能达到共识,心里自有自己的打算和考虑。昨天的事也是,他们很快就会再见面,一起去找寻挣脱的办法。

电视上正播放着新闻,安岩瞄了一眼,问这该不会是你的手笔吧?阿赛尔没承认,但神荼端了盘子出来,扫向他说了一句下次小心点。

阿赛尔争辩:“我只是失手!”没得到神荼认可,就瞪向发笑的安岩。安岩赶紧端正态度,把筷子摆到了桌上。

要走的时候阿赛尔接过了递过去的伞,安岩松了口气,说这熊孩子终于开窍了。回头就撞进了神荼的眼里,嘿嘿笑两声,逃跑无果,被壁咚在了墙上。

我们要个孩子吧,虽然是领养的,但你当妈来我当爹也不错,我可以教他吉他,你可以教他钢琴,平时俩带着,烦了就扔到爸妈过两人的小日子。或许还可以培养出一个神荼郁垒的融合体,一个屁股蛋一个印什么的。

神荼全应了下来,安岩看进他的眼里,仿佛看见了背后湛蓝的天空,心里一颤,就圈了上去。

天空变幻无常,世事同样如此,这一段日子风雨交加,我们携手穿越了雨帘,最后走进了一个叫做家的地方,看到了绚丽的彩虹。



啊,这个坑填完了,并不太满意,但起码算表达了一些自己想要表达的。之后就真的咸鱼熬考试月了,abo的坑容我回来再填。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