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520贺文】——昨天,今天,明天(一)(二)

昨天,今天,明天

文/七七

(一)安岩和神荼在一起的时候是在夏天,烈日炎炎,走在路上都仿佛能看见蒸腾的烟气,难怪荷尔蒙会突然的迸发。安岩也一直没搞明白他俩到底是怎样发展的,甚至有很多事情,神荼直到现在都没有说清楚。

比如他一开始是抱着怎样的目的去接近他的,比如他是什么时候对他产生不可描述想法的,又比如他是在什么刺激下突然表的白。

他不说清楚,安岩就一直琢磨着这件事。别看他一直犯二,甚至在和神荼在一起回似乎变得更傻的样子,其实心里很通透,也很敏感。他自己心中有个大概的了解,但并不很有把握。

因为有了解,所以大胆放心的戳破了那层膜。又因为并不完全了解,心里就总好像有根羽毛在扫一样。加上时时相处,两厢一对比,心里的疑惑就变成了好奇。他又不想纠缠着要人把话说清楚,觉得怪腻歪的,就只好自己去找答案。但找着找着却时常莫名被戳中了,有时简直就是抓心挠肺。

就比如现在,神荼正站在货架旁,一脸高冷范的低眉看着手里商品的保质期。

安岩在一旁看的要流鼻血。

这很没道理啊上帝!

神荼似乎笑了笑,把商品放进了推车里。安岩听见旁边有大批抽气的声音,就有些忿忿不平,心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家的男人吗,然后就感觉神荼撸了撸他的头。

这人现在也学会了做这事,让安岩不得不好好的思考起人生来。

其实这事嘛,不得不说到他为什么会答应和神荼在一起。要知道他一开始对这人的印象并不好,长得比他还帅,还那么爱装逼。但一个人总不能只有一个面,他最终被扳弯的原因也不过是,他看到了神荼隐藏在冷漠下的另外的面,并且受到了触动。

比旁人多看到了些,多感受到了些,于是走的更近了些。

似乎很简单,但过程显然并不是。

但一路走到现在,他也有了轻描淡写的资本。同样的,也更珍惜现在的生活。

珍惜现在这个在他身边不再冰冷的男人。

安岩咧了咧嘴,转身追了上去。


(二)神荼显然是故意而为之,买个菜都要凹造型,引得旁边一众男女老少都把目光投到了他身上。还有一些小姑娘,甚至都咬起了耳朵。安岩走过去,刚好遮住了她们的目光。

“吃鱼吗?”

“鱼肉对眼睛好。”

安岩就不能说话了。事实上神荼的厨艺很好,不仅做的很好吃,而且很注重营养。本应是最凌厉的男人,现在却做起了最世俗的事。这也是安岩时常被戳中的原因之一,看着厨房男人微颌头品尝汤水的柔和身影,总是眼都不舍得移一下。他之所以这么问,不过是因为他知道神荼并不喜欢处理鱼时的满手腥味。但这人却是一句话堵回了他所有的顾虑,无比自然。

如果没有最后的那个眼神的话。

安岩微微红了耳根,就听见背后的女孩在很兴奋的讨论:“你看他们,啊,好配!”“对对对,一下子就走了过来,明明就是吃醋了,23333,好可爱!”“原本还想着去勾搭呢,看来没机会了。”“当然,他们一看就感情很好,尤其是小受,表情简直不能再丰富。”“受?什么受?”“就戴眼镜那个男生啊,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好不!”

其实他们还是有所克制的,加上周围嘈杂,过往的人都不会注意到,但想想他俩什么体质什么经历,安岩一下子就脸热起来,而且他敢打包票,神荼笑了。

笑的还要那么邪魅不怀好意,安岩只觉得大脑“轰”的一声,远到久远的冒险,近到前天,大量不可描述的画面像是炸开的礼炮,一下子挤满了他的整个脑袋:神荼摘下了他的眼镜,低头或压或抱的吻了下来。

他的吻总是霸道的像他这个人,安岩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让四片唇辗转了一番,舌尖挤到唇缝里,敲了敲牙关。安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下意识的把那根舌头放了进来,于是很快就懵逼了。两根舌头勾缠到了一起,搅弄一会后就引起了更深层的欲。安岩喘息着睁开眼,模糊中看见天花板都在晃。

安岩曾经想要在中途戴上眼镜,看看天花板是不是真的在晃,还有神荼有没有发现天花板在滴水,表情又是怎样。但他怎么都够不到,好不容易能喘口气伸手了,下一秒就狠狠往前一扑,反倒是把眼镜推得更远。他含着哭腔问,你不是才射吗?神荼亲了亲他的耳垂,说再来一次,于是安岩就怎么都没能戴上眼镜。

正面的时候离得最近,但因为被干得太爽,眼里全是水,一点用也没有。

为这事,安岩都想去配隐形眼镜了,神荼亲的方便,他也能看的清楚。神荼哪里不懂他的心思,此后就不时让他戴着眼镜做,似乎还挺喜欢。终于有一次安岩明白了,当即恨不得把眼镜摘掉,但神荼压住了他的手,硬生生把他抵在洗手台上干了个爽。

回忆到这里被截断,神荼问还想吃什么,安岩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从冰箱里拿了个五羊。神荼这次没阻止,安岩趁机放了几包零食上去。

购物车被塞得满满,安岩对了一下清单,说没漏吧。神荼想了一下,回漏了。

然后安岩就看见他伸手过来,从他旁边的货架上拿了一盒套。

评论(1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