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雨(2)

荼岩——雨

爱人,教会别人爱人

文/七七

雨来势汹汹,落到地上汇成水流,很快便漫过了下水道的井口,一直淹到了人行道上。候车亭的狭小伞面显然没能起到什么作用,风夹着雨从四面八方抽了进来,外围的遮雨墙纷纷骂娘。偶尔有一辆公交停下,但并不能把怨气削减多少。
别看这些人平日里身光颈靓的社会精英样,其实骂粗口骂的比他们还溜!内里也好不了哪里去!
一个瘦的像皮猴的中年人从外围挤了进来,表面上谦卑的陪笑,内里却在恶毒的诅咒。在经过一个肥胖女人背后时他遭到了阻挠,于是用手掐了掐那女人的屁股,在人转过来怒骂他的一瞬间挤了过去。
“太逼了太逼了,唔好意思。”
胖女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隐约猜到是白语,瞪了他一会愣是找不到话,最后狠狠地骂了句“死乡下佬”,扭回了头。
这一小插曲自然在人群里翻不起浪来,皮猴男人敛回了笑容,瞪着胖女人的背露出了极阴郁的表情。他看了看四周,发现旁边是一个小孩子,站在了凳子上,所以并没有被挤的很狼狈。感觉到他在看自己,小孩转头看向他,露出了一个疑惑好奇的眼神。
啧,哩个细门仔眼睛真系大,一忒就系富贵人家的公子哥。
皮猴男人并没有把小孩放在眼里,在打量一番后就转移了目光。过了一会,他的手从一个极隐蔽的地方伸向了胖女人的手提包,并在胖女人离开的瞬间把钱包拿到了手。四周在下一秒动了起来,光影闪动间男人阴阴的笑了声。
雨势并没有因人的减少而减弱,反而更是拍打了进来。在声势浩大的雷雨声中,皮猴男人似乎听到了胖女人惊慌的声音,于是他也追着那辆汽车看了很久,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悠悠的转过了头。
他周身的气场有所改变,并在石凳上坐了下来。旁边还站着两个女孩子,和他对视一眼后都往外移了移。他嗤了声,掏出烟盒,没理湿还是没湿,抽出来就塞进了嘴里。先是正中叼着,发现点不着后就转到了嘴角,并且拿出了电话。
他这通电话说久不久,都是地方话,非常的偏,也不怕别人听去。他毫不顾忌自己的笑声,感觉旁边有动静,回头一看发现那小孩还没走,于是话题就转到了小孩的身上。对方开出的条件让他感觉到了心动,他问之前那个你不满意?对方哈哈大笑,他则是把小孩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收回电话后他就又变了个人似的,和蔼可亲,非常的热情。小孩似乎被他吓到了,一连退了几步。他赶紧抓住了小孩的脚,说小祖宗你也不怕摔到。小孩往后看了一眼,然后回了几步。他这才松了小孩的脚,说这才乖嘛。
因为下暴雨,周围一个行人也没有,路边的车辆飞速而过,连个车鸣也没留下。皮猴男人发现小孩一直抱着一个什么东西,于是问他那是什么。小孩看了眼怀里的东西,抱的更紧了,回是给父母的礼物。
又是一个被父母遗忘的小宝贝,这不是硬逼着他们这些人这么干嘛!皮猴男人配合着瞪大了眼,急问小孩的父母是谁。小孩果然激动了起来,他从凳上跳了下来,抓住了男人的手,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闪烁着渴望和纯真。皮猴男人一具应了下来,于是小孩扁了嘴,说我要去找妈妈。
“找,叔叔带你去找。不过现在这么大雨你妈妈可能去避雨了,我们就去避雨的地方找你妈妈好不好?”
“但妈妈……”
“没事,你妈妈和我熟,你去到那就看到了,那里还有很多小孩子,你妈妈就在那和他们一起玩呢!”
“我也要和妈妈玩,妈妈只能和我玩,”
“好好好,我们这就出发,让妈妈只和你玩!”
皮猴男人只有一把雨伞,于是他把小孩背到了背上,用雨伞遮了个严实,根本没理自己被雨打的怎样。小孩显然有些不安,皮猴男人也不敢疏忽,基本上是小孩问什么他就答什么,根本没放心上。小孩问那里有多少个小孩,他随口答了个数字,又说他们很快就会被送出去,妈妈就和你一个人玩。小孩这才安静了下来,估计已经在想些怎样在妈妈那里争宠了。
皮猴男人没有打车,专挑僻静的地方走。他穿进一条小巷,很快就来到一扇门前。空出手时轻时重的敲了两下,门就开了一条缝。这门当然不是自动的,一个披着雨衣的男人在他进来后探出了个头,并很快关上了门。
这是一座老四合院,虽然不算大,但几进下来就隔绝了外面的声音。小孩一直乖乖的,男人把他放下来,冲着屋里的人喊了一句:“这次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有女人笑着过来掐小孩的脸,用的力也不小,只把娇嫩的脸肉捏出了红印。她说真不错,长大了肯定是个美男子。小孩子后知后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全场大笑,任凭小孩哭。过了会要讨论事,这才把小孩带出去,扔进了房里。
“你没留马脚吧?”
“放一百个心,等着收钱吧,这小孩子已经有人要了!”
……
阿赛尔活动了一下手脚,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已经不用演了,屋子里全是哭声。他把门窗都看了一遍,发现是做过手脚的,不仅囚人,而且隔音。
这种程度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他这才转身,把目光投向了这些被拐卖的儿童。许是他的动作和眼神都太过奇怪,一些小孩停住了哭声,把目光投向了他,有一个还喊了声“哥哥?”
这一声出来,记忆触发涌现的更多。这些小孩子显然是分批进来的,有些缩在最角落,也不哭,脸白目光呆滞,他们都是些长的不怎么好的小孩,因为这个,他们送不出去,受到的待遇可想而知。
和当初的他似乎没什么区别,在本质上,都是弱小的生命被践踏。如果没有意外,这些小孩都会各自迎来自己的命运,或许给别人当儿子,或许被人玩弄,又或许,被打断手脚扔到街边当乞丐。
没有多少人会在乎,时间掩盖一切,挣扎的人继续挣扎,以另一种身份继续活下去,比如阿赛尔·秦。
他曾经设想过不只一次,如果没有那场变故,他是不是还是那个快乐的孩子,有哥哥疼,有爸妈宠,但设想终究是设想,现实迫使他明白,就算那只是万分之一的几率,但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变故让一切支离破碎。
这些小孩子也一样。
“我爸妈一定会来救我的!”这句话是刚叫他哥哥的小孩说的,他比阿赛尔表面上还要小一点,哭的时候还要噎到自己。他看着阿赛尔,却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他们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所以你们不要怕。”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来救你,可能他们也像你这样了呢。”
看着小孩慌乱的表情,他觉得自己脑袋秀逗了,即便是他,这个问题都是到了现在才明白,何况一个比他当初还小的孩子。他想了想,改了口:“我是开玩笑的,他们已经来救你了。”
一个小孩子的口说出来的话,却莫名的具有信服力,周边的小孩子都不哭了。他们见阿赛尔站起来走到门边,有个稍大的男孩开了口:“出不去的,就算出去了也会被抓回来。”
“那就变的越来越强,自己去找回你的家人。”
铁棍在身前形成,阿赛尔一棍敲了下去。
巨响划破了雷雨声,带来的是人生的转折点。
我们不能阻止变故的产生,但我们能去应对。相信自己,相信周围的人。
……
雨依然在下,但只要仔细一点就会发现,街上的水没那么深了,风雨也不再打的人眨不开眼。阿赛尔依旧站在凳子上,甚至打了一个哈欠。
一辆车在他面前停了下来,车窗被摇下,递出来一把伞。
只是那么一步路,用得着吗,阿赛尔打开门钻了进去,神荼皱了眉,但没说什么。
“等很久了?”
阿赛尔刚想否认,头就被蒙住了,神荼给他扔了一条干毛巾。于是他也不再说,只沉默的擦头。
“下次提前跟我说。”
他猛的抬头,神荼已经收回了视线,仿佛这是一件多么理所当然的事,“我会去接你。”
又不是小孩子,但他最终没这样说。哦了一声,想了想,道:“我饿了。”
“安岩已经在准备晚餐了。”
“那个二……安岩煮的菜能吃?”
“安岩煮的挺好吃的。”
阿赛尔切了一声,然后神荼也笑了。
车在雨帘中穿行。

























评论(1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