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雨

学会爱人,教会别人爱人。

文/七七

荼岩——雨

文/七七

安岩在商场外面等神荼时就知道要下雨了,天边黑沉沉一片,浓重的乌云不知何时覆盖了整个上空。就只是站了那么一会,天空就开始黑云翻滚,风也吹的越来越急。他把购物袋放到了后车厢,赶紧钻了进去。
“怎么突然就下雨了,明明中午就挺大太阳的啊。”
他也就随口一说,系好安全带就转头看旁边的男人。神荼点点头,回天气预报有雷阵雨。
的确,车行到半路暴雨就到了,一瞬间倾盆而下,车窗外顿时成了水的海洋。安岩砸砸嘴,心说幸好让神荼来接了。
他今晚特意抽了空去了商场,除了生活必需品,还买了不少食材。虽然有些班门弄斧的嫌疑,但并不阻碍他兴高采烈的讨论今晚吃什么。他和神荼都非常喜欢一道菜,平时里没空,今晚可以一起做。
神荼时不时点头,侧脸很柔和。
这道菜需要时间,但因为在路上堵了许久的车,回来后安岩就有些急了。神荼啧一声,推开门却没有马上进去。安岩被他压了腰上的手,抬头的瞬间神荼却压了下来,吃了一惊,反应过来时就剩坏笑了:霸道总裁,看我机智应对!圈手张嘴就迎了上去。
正亲的起劲,突然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神荼摆弄他像对张纸片似的。安岩眼都没睁一下就被转了位置抵在了门后,情不自禁圈紧手时耳中全是黏腻的水声。神荼的舌头又凉又滑,厮混在口腔里的感觉太过舒爽,勾引的安岩去卷,却反被拖着进了别人的嘴。一圈下来安岩就要喘不过气了,分开时特粗狂的用手背擦了把嘴唇。
神荼的额头抵着他的,眼眸像是折了光的碧蓝池水,安岩差点没又扑上去。许是他的表情太不做作,神荼笑了声,用指腹搓了搓他的嘴角。
尽管隔着门,但走廊外面小孩闹腾的声音还是无孔不入的传了进来,又叫又笑,特别兴奋,安岩听见有个声音叫“哥哥!”然后马上就有人应了句“弟弟!”像对口相声似的。
当时选房子的时候他们也想过要整栋楼房,但两个大男人,打扫嫌麻烦,平时也东奔西走,能有的最豪华的建筑也都见过,就不太在意居所,只要两个人一起就好。但也的确下了一点心思,毕竟是当成家的地方,两人连跑了好几个地方。
安岩还记得当时的场景,旁边的售楼员正吹的天花乱坠,神荼却把目光移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安岩也跟着转过去,看见那里有一栏铁栅栏,栅栏上覆盖着一层爬山虎,正长的茂密。
他想起神荼在法国的家,外面也是有那么一圈围栏,不过更高更大,也没有爬山虎。但或许曾经上面也爬过茂密的藤蔓?他跟着神荼走过去,发现里面是个小幼儿园,他刚刚听见的笑声正是来自于这里。
神荼喜欢小孩子,搬到这里后,这种认知就更清晰了。虽然他不会主动去逗孩子,但眼神还有精神状态不会骗人,非常的放松。安岩观察了一段时间,就想着要不要去领养个孩子。
他没对神荼说,毕竟他自己也没想好,他们都经历过并不太美好的童年。而在没有重拾以前的记忆和弥补遗憾之前,他们并没有把握去开启一段新的征程。
爱人,教会别人爱人。
外面的暴雨下到最大,夹杂着雷声,掩盖了厨房里水开的声音。神荼出去听电话时安岩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隐约猜到是神荼爸妈的,因为只有对着家里人,神荼才会显得话多而且温和。他拿着锅铲等着,突然就被圈了腰,神荼略显急促的呼吸声扑在了他的耳际。
“我要出去一趟。”
“去哪,这么大雨?!”
他转头,看见神荼已经穿上了皮衣。没等他说什么,神荼摇了摇头,道:“阿赛尔来了。”
安岩反应过来也不好再留,要他把雨具拿好,又问联系到人了没有。神荼点点头,很快就出门了。
过了会安岩转头,看着面前摆好的食材盘叹了口气,知道今晚这道菜是不能吃了。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