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路上那些事

(2)手机

文/七七

手机是现代科技进步的产物,发展到现在,显然已经成为了现在人身上不可或缺的通讯工具。人们利用手机通话,收发信息,上网……其便携程度是古代人怎么都想象不到的。但有利就有弊,伴随着手机功能的日益强大,现代人对手机的依赖也越来越重。

比如就安岩自身来说,手机就好像他的左右手一样。尤其是当宅男的那些年,难得出一趟门也一定要带上手机,否则就会坐立不安,浑身不得劲。不过那时他周边大多数人也这样,在路上走着玩,在地铁上站着玩,连上会厕所也要带着手机,结结实实的低头一族。

当然,在冒险的时候这样做无异于找死,也没有人会有空去摆弄手机。但这并不能成为冒险者不沉迷手机的理由,比如小猪就有一部平板,比如老张就兜着一台诺基亚。再古板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个社会生存,手机的确是必不可少。

所以说,安岩真的想不到会有人不用手机。

但事实告诉他,有。

从和陵出来后安岩认真的想了很久,最终遵循了自己的内心,选择了加入THA。虽说出场方式实在不太好,但作为新人的礼数还有态度还是要做好的。那时他就收揽了老张和胖子的电话号码,连瑞秋的也在他端正的认错态度下成功存了进去,就差神荼。他刚想开口,神荼就转身往外走,似乎对这件事并不感兴趣。本来安岩就对他有敬畏之心,这下就更加不敢开口了。于是直至从锁龙井出来,他还是没能知道神荼的电话号码。

他把江小猪的电话号码存了进去,就怎么都想把神荼的弄到手。问小猪,小猪显然还在震撼中,摇头表示没有。但安岩怎么都想不到瑞秋也没有,她不是负责协会成员的接纳吗?

“神荼并不是协会的正式成员,和协会的合作也不多,平时都是他想接时就来这里,并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安岩就默默的放弃了,心想高冷男神就是高冷,连个联系方式也不留下,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后来熟悉了些,发现还真是这个尿性,在地下说消失就消失,连声招呼都不打。

虽说是这样,但作为铁杆粉丝,安岩自觉的包容了神荼这一缺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协会的通知就全发给了安岩,不只是对他的,还有对神荼的。一开始安岩还卧槽,心说我怎么知道他在哪,后来鬼使神差的,收到通知没多久他总能见到神荼。那群人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俨然把安岩当成了神荼的对外联络人,简称秘书。

这没什么,毕竟能力越高,责任越大,哪用得了干这种小事,秘书就秘书。神荼开车的时候安岩就给他说协会的近况和消息,神荼倒也理直气壮,嗯一声就没反应了,往往要分开了才给他一个答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安岩放在他身上的注意力特别多,也不知道哪一刻,突然顿悟了。

神荼是真的不带手机的!

为什么这么说?你瞧他每次两袖清风的,皮外套上连个口袋都没有,裤子也是紧身的,别说平板了,老张的洛基亚都放不下!这也没什么,来个包就好,但现实是,神荼根本不背包。安岩有一次挂他身上,因为重力一直扯到腰带的地方才收住了力,手忙脚乱中还在他屁股上摸了几把。所以他很清楚,神荼的裤袋根本装不了东西,纯属装饰,别说手机了,连钱都放不下。

……………………

怪不得每次出去吃东西都不买单……

当然安岩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后来出去吃东西都争着付钱了。他想了许久,觉得神荼不带钱并不是因为他没有钱,毕竟据知情人士爆料,神荼出任务得的积分能在北京买几套房子,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

耍帅

……

说好的高冷男神呢??!!

咳咳,扯远了。自从安岩知道神荼不带手机是因为耍帅后他就不再想着要电话号码了,毕竟阻挡别人装逼是不太道德的一件事。他也逐渐发现,神荼有时做事真让人呛心,时不时就失踪,还动不动就自个耍帅,连命都不要了。幸好他没带手机,不然正当用生命来耍帅时家里妈妈打电话过来,听到他在做这种事还不得吓死。那时候必定不是神荼接的,做那么高难度动作手机只能搁他那,他还得给他找借口,真是想想都觉得好笑,突然觉得神荼这人还是不带手机比较符合他的人设,毕竟一个走到哪里都低头对着手机的神荼真让人想象不出,还白白浪费了一张帅脸。

所以安岩根本想不到神荼有朝一日会给他发信息,但收到那一刻他并没有什么欣喜,相反,心里满满的都是愤怒和不甘。他一巴掌打在了桌子上,心说就凭一条信息就想打发我?想的美!他走了几步发现自己没付钱,刚想回去又顿住了。神荼每次都不付钱,现在还发条信息来膈应人。心头火一起,想都没想就选择了吃霸王餐。心说要追债就追神荼,刚好和他凑一对,免的他不认账!

其中艰难险阻不必再说,吃霸王餐这事也被抛在了脑后。等被店老板捉住时就只剩尴尬了,安岩也并没有像以前所说的那样要店老板追债神荼。他觉得很累很迷茫,之前所有欢脱的想法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那是神荼,强大,背负着深仇大恨。他面对的也是最危险的危险,走的也是最艰难的路。他帮不了他,只会给他找麻烦。

他能帮神荼什么,开个车?通知个信息?

还是觉得不甘心。

去塞浦路斯的机场上,安岩玩了几把手游,也不知道是不是闹肚子,就跑了趟厕所。手机是塞给神荼的,他回来就看见神荼正捧着他的香蕉在线,低着头很认真的在干什么。他突然就放轻了脚步,甚至特意绕了一个大圈。他从神荼背后靠了过去,神荼没有发现他,正玩着他那场没有完成的游戏。他注意到神荼的动作并不熟练,可能是第一次玩。

神荼玩了两场才通了关,然后抬头找人。安岩突然就开心了起来,他拍了下神荼的肩膀,然后从背后直接跨过来坐在了他的旁边。他说来,哥教你玩,然后两人就真的在机场轮流玩了几把。结束时他问神荼要不要买一部手机。见他要拒绝,连忙说我的背包可以装。神荼就不说,转过头,嘴角似乎勾了勾。

后来在安岩的指导下,神荼买了一部苹果最新款手机,安岩自己也换了一部。神荼往他新手机输号时安岩也打开了他的手机,刚想输进自己的手机号,然后就发现里面已经有了一个手机号,正是他的。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