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路上那些事

(一)开车

文/七七

安岩从刚遇上神荼那会就知道,神荼是会开车的。不仅会,而且车技了得,胆量过人,没成为一名极速赛车手简直是业界的损失。一趟下来,不仅差点撞墙,车祸,还把车盖给翻了。这人还特别淡定,毁了一辆再来一辆,全无夺人所好的愧疚感。

所以说,坐上那辆红色悍马时,安岩心里是拒绝的。但这车一上,就好像上了贼船一样,再也走不下来了。随着熟悉,也是越上越溜,往往是神荼才关了车门,他就已经钻进了副驾。先是和陵,再是锁龙井。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被神荼带着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路,最终通向了未知的未来。

和初印象不同,在城市里开车,神荼显得非常的稳妥可靠,该守的交通规则一个不落,偶尔交警查车,也能马上掏出证件来。安岩第一次见到时还惊住了,瞪大眼问原来神荼你有驾照的啊?!那个交警翻来翻去好一会才递了回来,神荼看他的眼神仿佛在看白痴。

可能是因为这个小插曲,或者又是因为他们渐渐熟悉,安岩开始注意神荼开车的细节起来。他本就不是能静下来的人,若不是心里有事,他就耐不住的要说话。胖子老张他们在还好,如果不在,安岩就只能对着神荼了。但神荼是什么人,平日里给多一个眼神你都像是赏赐似的,更别提开车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是安岩一个人在讲,神荼目视前方偶尔点点头,好在两人也不在意,像是很快就适应了这种相处模式。

虽然安岩能对着神荼单口相声说一天,但有时也会静下来。这种情况往往是在完成任务之后,肉体上疲劳,精神上却在亢奋。彼时安岩还是个小渣渣,一次任务下来,收到的震撼总比恐惧要强的多。每当安静下来的时候,就是他在回味,一遍遍检讨吸取经验的时候。他安静时神荼自然也不会在说话,两个人就这么静默着,移动的车两旁景色飞速退去,前方从白天转到黄昏,又从色彩斑斓的黄昏一点点沉寂,能感受到夜风的清凉。

安岩看见神荼坐的笔直,就像他战斗时一样,是一种始终准备着的姿势。即使不是握着惊蛰,那双手仍是有力的握紧了方向盘。目光专注,沉着冷静。开车的人姿势不会相差太多,区别在于开车的人。神荼就是安岩以前从未接触过的那一类人,只存在于小说和游戏中,毋庸置疑的英雄,让人心甘情愿的仰望。

神荼是安岩的引路人,也是他心中的英雄。在命运开始运转,未来迷蒙不清时。神荼带领他走进迷雾,又始终站在他面前披荆斩棘。像是在大雾天气行驶在陡峭的山路上,明明下一刻就要闯入浓雾脱离轨道,却能及时被调整,始终坚定不移的行走在路上。那是一个强者的气场,来源于他坚毅的内心和清晰明确的目标。

安岩想成为像神荼一样的人。

红色悍马肩负了白龙马的重任,里面的应急物品应有尽有,多数小伤也是在这里处理。安岩帮神荼处理,仔仔细细的消好毒缠上绷带,然后拒绝了神荼要给他处理的好意。他把绷带缠上去,转圈包裹后咬住一头打了个结。非常满意自己的成果,还晃晃给神荼看。他看见神荼的眼神,知道这人尽管不说,心里也少不了一句二货,就说我这是独立自强,难不成你每次受伤时都让人给你缠绷带?神荼答,两人在时就不用。后来不论安岩怎么说,他也不开口了。

神荼消失的那一段时间安岩迷茫恐慌过,像是突然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他这才发现他对神荼的依赖到底有多重,从一开始就是跟着人走,不知不觉就把神荼的方向当成了自己的方向,走他走过的路,寻他要寻的东西。直至此时他才突然发现,离了神荼,这个方向,这个要寻的东西都消失了。

就像是搭顺风车,看了半路的好风景,转头一看,车主不见了。车并没有坏,车主也给了他足够的选择权。但显然这时回头已经是不可能,他领略了路上的风景,只会更想前进下去。

喝下黄泉花,查阅资料,赶赴欧洲,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安岩曾认真的回想了一遍之前所有的冒险,发现神荼始终站在了一个引导的位置上。他们不是一个依附与被依附的关系,就像神荼那次的沉默一样,追随是相对的,成长也是各自的。神荼不会始终在身边护着他,安岩也不可能甘心接受庇护,他会努力的变强,前进,最终站在神荼的身边和他一起战斗。

成为像神荼一样的男人,是安岩一开始的念想,也是他后来的目标。在法国庄园后,安岩觉得自己有些碰边了。神荼让他离开,他也当没听过。他拍了拍红色悍马的车身,说这车我开过了,还不错。他是男人,男人都喜欢风驰电掣时的刺激和突破感,神荼怎么不明白。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坐在了副驾上。

安岩嘿嘿一笑,觉得自己离目标更近了。他的驾车技术当然比不上神荼,但稳打稳扎,一路上也在不断的调整。神荼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二货,一点点的长大了。

具体表现在,这个小子敢出言调戏他。

“神荼,你说我的车技好不好?”

“车速分分钟超一百二啊!”

安岩开车从来不飙车,所以神荼马上知道他说的不是那种意义上的车技。

“不信?我给你演示一下!”

神荼马上皱了眉,拽住了安岩伸进他衣服里的那只手。安岩挣扎无果抬头问他,脸红脖子粗,一开口一股酒味。神荼知道这人不能开车了,就把他扔进了副驾里。安岩没等他把他固定住,就又黏了过来,一定要得一个答案。

神荼被他闹的没办法,又想起这段时间两人关系并不好,安岩少有这么靠近他的时候,心一软就让他黏了过来。想不到安岩黏着黏着就把头埋他脖子里,又蹭到了胸口上。神荼忍无可忍想把他撕开,就觉得胸口的衣服似乎潮湿了。

“对不起,我拖后腿了。”

神荼顿住了,想起了这段日子里安岩的变化,又想到了他为之付出的努力,心口有点发酸,手也慢慢的放平。他拍了拍,又拍了拍,安岩就抬起了头。神荼看见他眼红鼻子也红,眯着眼靠过来,就知道这人必定是醉了。

安岩吧唧一声亲在了他的脸上,又问了一句刚刚的问题。神荼盯着他好一会,终是叹口气将人拥进了怀里。安岩在他怀里折腾了一会,找到了一个舒适的地方,沉沉的睡了过去。神荼这才抬高他的脸,用指腹擦了擦泛红的眼眶,看了他好一会后弯腰轻轻的亲在了他的额头上。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




等更新的半死不活期中,不想填坑又不想松笔,所以我又开坑了(滚)。突然发现,暧昧期也不错。要问我写不写下去……大家能活跃一点么??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