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美食三十题(五)

荼岩美食三十题(五)完成,(三)和(四)分别被乐乎的一位大大 @The cat eats the fish. 和小肥 @小肥仗剑走天涯 写了[爱你][爱你][爱你]希望更多的大大来写啊,我就不深夜放毒了[笑cry]

荼岩美食三十题(五)——宫爆鸡丁

文/七七

神荼这个人很神秘,他不是THA的正式成员,接任务也是看心情,来无影去无踪。即便现在和协会的合作增多了,也是冷峻的一副面孔,平日里更不会主动与人接近。偏偏这种高冷人设特别吃香,又加上他身世成谜本领高强,完全符合了众多迷弟迷妹心中的男神形象。就如同对待娱乐圈的明星一样,即便不能被接近,私底下的议论可一点也不少。

安岩就曾经参与过有关“男神晚上睡哪里”的话题,那时候他才加入协会没多久,一同冒险没几次后就彻底将神荼当男神了,成为了众多迷弟中的一员。和其他迷弟迷妹一样,他也十分注意神荼生活中的一切方面,冒险时就不用说了,那不冒险的时候呢?男神总不能一直在地下打怪吧?

资深迷妹瑞秋发话了,爆料神荼有自己的独立别墅,瞬间一击石成千层浪,一众人大吼着要地址。但爆料到这里也似乎无话可说了,神荼递交上来的资料中并没有留下任何的信息。就在众人热烈讨论神荼家的地址和布局时,站在一旁的罗平突然啧的疑惑一声,竖起了食指,“该不会是XXX吧?”

很快罗平就被瑞秋收拾了,因为那个地址是北京的一家商场的地下停车场,他还特别无辜,道:“这不是你们说的吗,空旷,寂静,黑色的禁欲风,多符合?”听着讽刺却有几分道理,反正安岩当时是很认真的想象了一番,觉得黑色不好,不应该是黑色,但至于是什么色,他又说不上来。

准不准确是一回事,猜测时的激动和好奇才是重点。这不,又开始讨论起来了。不过老粉丝们已经学会了收敛,一派老成的看着新人在一旁叽叽喳喳。但长江后浪推前浪,安岩听的差点没一口茶水喷出来。

我去,采花大盗?!!

他的动作太明显,新人们都把目光盯在了他的身上。面对着一双双明亮充满求知欲的眼睛,安岩还真不好不说,就道神荼是有自己的房子的,而且很会生活。刚刚吐出惊人之言的新人竟然还很失望,说采花大盗多好,到处有房子住还温香软玉。安岩抽抽嘴角,心道你们还把他当成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无情公子了,连沾些烟火气都不准。

不过说真的,神荼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了。

安岩没有继续听下去,打声招呼就离开了。在等车时他鬼使神差的没有走上平时那辆公交,坐到半路又觉得不妥,下来后刚好是市场。他在市场门口来回走了很多圈,最后一跺脚,心说我就去看看,然后走进了菜市场。

他掏出钥匙时底气就多了几分,打开门果然里面空无一人。这里显然也是几天不见主人,窗帘拉的紧密,垃圾桶很干净。比起上两次来,这次屋里明显更充实了些,比如多了双脱鞋和椅子,比如沙发上的两个傻不拉几的卡通抱枕和茶几上的几本杂志。

他把窗帘拉开透进光线,然后是阳台的落地窗。当然没有主人的批准他是不敢轻举妄动的,也正是神荼说待会回来,他才进的市场。阳台上的盆栽已经有些缺水了,安岩给淋了水,感觉花期要到了。

神荼还没有回来,安岩突然就来了一个主意。他走进厨房看了看,原料还挺足,又上网找了菜谱认真对比了一番。他发现神荼的做法和网上搜到的正宗的宫保鸡丁做法十分的相像,不禁赞叹这人在吃这一方面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作为一个昔日的资深宅男,能做顿饭就不错了,哪里想到会有这么多讲究,吃个鸡肉还要勾芡。但也就吐槽两句,讲究自然是有他的用处,不然他也不会像上瘾一样,千里迢迢的厚着脸皮来讨食。不过虽说自己以前没做过,但讲究一点应该也不会搞砸吧?

安岩洗干净了刚买回来的鸡脯肉,放在砧板上上刀切,说讲究他就真的很讲究,鸡脯肉切成丁后放进大口碗里,料酒用勺子放了一匙,盐也小心翼翼的不要放多。他记得神荼是怎样做的,也就不怎么看菜谱,把肉抓上劲后再加入淀粉抓匀,开始腌制。

腌制需要时间,安岩就开始勾芡,一样样的把醋,老抽,糖,盐,料酒,淀粉放进去搅匀调好。然后拿出神荼上次买的干红辣椒和炒好的花生米,干红辣椒和姜蒜葱切成段,准备阶段就算完了。

只是在要上锅时安岩有些犹豫了,他真怕自己搞砸,那就太丢份子了。虽说他也不是没下过厨,但肯定比不上神荼。神荼那架势,像酒楼里工作过似的。

他叉着腰犹豫,却不知道背后已经有人注视他很久了。这大概是安岩的一个特点,在自己认为安全平和的环境里警惕心很低,做事也容易一头栽进去。好的就说单纯专一,坏的大概就是迷糊一根筋了。

神荼其实在安岩勾芡时就进来了,发觉他没发现,眉就一挑,鬼使神差的也没有出声提醒。他把外套脱下放在了沙发上,喝水时就见安岩提着勺子不知道放多少的懵逼样子。他在安岩歪头去看菜谱时闪了闪,后来就靠在了厨房门上。

想知道他要多久才能发现自己。

等安岩终于发现后面的人时他已经炒的差不多了,手忙脚乱的把花生米的盘子放下,要去够干净的碟子。发现是神荼,吃了一惊,瞪大眼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神荼摇摇头,走过来拿了盘子。安岩让了位置给他,看着他利落的把菜盛了上来。

“回了一会,你没发现。”

安岩脸有些红,摸头嘿嘿的笑。他突然哦了一声,跑出去打开菜袋子,把里面的青菜和韭菜拿出来洗。他问神荼你要不出去让我来,你穿的衣服白。神荼却突然把身体倾了过来,解开他背后的活结,显然是要自己动手。安岩哎哎吓了一跳,甩了自己一脸水。但围裙还是易主了,还获得了二货称号一枚。

安岩直觉神荼是故意的,感觉心里男神的高冷形象又崩坏了一点。但不得不说神荼这幅样子和他平时相差很大,他第一次就被惊住了,甚至脱口一句神荼你会做饭?!神荼反问一句他就答不上了,开始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神荼,而不是想象中的虚无缥缈的形象。

这次他没有那么奇怪,抽空看两眼也是越看越顺眼。这会神荼已经炒好了青菜,用筷子试了试味道,然后夹给安岩。安岩吃了,嗯嗯点头称赞。神荼就笑了,差点没把安岩闪瞎。他开始觉得自己在做梦,但脸上太烫,心跳还很快。一切都在提醒他,这是在在现实里,对方是真实的,鲜活的,不是密宇里面的掠身而过的虚幻影像。

两人面对面吃了饭,安岩有些受打击,因为味道并不怎么好。其实也不算差,只是他吃过更好的。神荼做的那份,吃进去时舌尖先感觉到微麻,然后一股甜意冲击味蕾,鸡肉鲜嫩,香辣味浓。神荼倒是不客气,说你放姜蒜的时间太迟,出锅晚导致肉老。又说最好用鸡腿肉,如果是鸡脯肉,则要先拍后斩。安岩问你怎么懂这么多?神荼挑眉看他,“你不满意?”安岩赶紧摇头,一句话未经大脑就说了出来:“以后你煮得了。”

片刻觉得不妥,这又不是他的家,自己闹了个大脸红,就想澄清什么。钥匙还是上次来的时候神荼给他的,那时候因为养伤待了几天,走时也没能把钥匙物归原主。正想掏出钥匙,神荼突然来了一句:“如果觉得好吃,你以后可以买菜过来。”

安岩瞪大了眼,神荼看他那个呆样,忍不住叹了口气。他起身收拾了碗筷,心说这二货怎么这么傻。不过这事急不得,而且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如保持着现在的关系,顺其自然又不放任自流。

但显然他们之间不是单向引导和试探的关系,安岩探个头喊:“那我下次买多一点菜,让老张他们一起来吃,行吗?”
“不行。”

“为什么?他们都很好奇你私底下是什么样子的。”

安岩的话尾调上挑,嘚瑟的不行。但很快他就怂了,神荼甩了一把水,然后向他走了过来。安岩第一反应是初遇那会,而且某次醉酒时的记忆也一并涌了上来,令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一下子就弹了起来要跑,最终被壁咚在房门上。

神荼盯着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安岩不知道把手放哪里,胡乱的摸到了房门锁。随着神荼把唇覆过来,他的手也在用力。咔的一声响,门开了。安岩赶紧拽住神荼,却不想神荼也一并摔了下来。

安岩痛呼一声,差点没被神荼压死,他喊你怎么不关房门啊?意识到此刻的姿势问题后舌头就打结了,说你你你不怕小偷进来吗?神荼回没小偷,只有你。然后重吻了上去。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