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美食三十题(二)——火锅子

荼岩——火锅子

文/七七

大概胖的人都特别会吃能吃懂吃,再加上天南地北的闯荡过,胖子说起吃来简直就像李白诗中“黄河之水天上天”,就是两个词: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这不,才刚完成一次任务,满足了精神上的刺激后就又想着口舌上的刺激了。

具体表现是才放松没一会的安岩收到了封信息,让他赶紧麻溜过来凑桌子。安岩看了眼名单,摸了摸肚子心说连午饭都省了。就没管外面的冷风低温,披上外套赶了过去。

那是离古玩城不远的一家火锅店,生意非常红火,远远就见里面坐满了人。二楼是包间,他在柜台问了一下,便有人直接把他引到了房门。里面的人见他进来都哇了一声,胖子说老张你输定了,江小猪对着他就来了一张。等神荼来到时安岩已经就丑照这事和小猪掐完了,正拉长身子要去够对面的菜单。神荼顺势把菜单推了过去,在他旁边坐下了。

胖子显然是这里的老主顾,店里接待的非常的周到。菜单轮了一圈,茶水就换了一次,还端上了好几盘的花生米。瑞秋把餐具都用开水烫了一遍,由罗平负责摆放。坐的位置似乎也是约定俗成,胖子和老张坐一块,罗平和瑞秋坐一块,小猪和安岩坐一块。神荼来的迟,真真是万众瞩目,不过落座时倒是坦荡自然,又加上安岩在旁边留了个位置,也就没人敢调笑。

胖子财大气粗,由着一众人点,主料写了两页纸,还点了一箱的啤酒。罗平还怕瑞秋喝不了多少啤酒,特意给他点了瓶椰奶。

等菜过程中玩了几把骰子,气氛就彻底上来了。安岩一开始不知道其他人出老千,输了几把,差点没下去跟老板娘要电话号码,反应过来就想开慧眼,一个看一个准。但没两下就被制止了,说只准用耳朵听。在场的都是什么人?身经百战的在地下一有动静就跑的人精啊!安岩也就看明白了,这些人就是合伙的在逗他玩,欺负他新人年少无知。江小猪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怎么输过,瑞秋就是明晃晃的出千了,罗平那手指藏也不藏一下。安岩被憋的脸红脖子粗,就见神荼在桌子下,也给他弄了个手势。

此后安岩有输有赢,赢的多数是神荼给他手势看,输的是神荼送佛不送到西,更像是哄小狗似的。安岩玩着玩着也就能摸出一些门道,渐渐地能分清不同骰壶里的晃动。但他每次还是下意识的去瞄神荼的手,神荼一挑眉,不再给他手势看。

安岩没办法,却也感觉到很刺激,感觉就像是在冒险途中的一点一点的探索。主料上来时安岩还有点意犹未尽,输的太惨打了个酒隔。也不知是不是担心问到什么尴尬的问题,输了也不选真心话,就大冒险,喝了几杯啤酒。最后那几下没找到啤酒,神荼给他递的椰汁。

火锅点的是鸳鸯锅,上桌时就问了谁不吃辣的,瑞秋没点头反倒是神荼点了头,然后清汤那边就移到了神荼瑞秋安岩这边来。主料是大家一起选的,各种口味的都有,主要分两大派,北京的涮羊肉锅和四川的麻辣锅。安岩喜欢吃羊肉,涮羊肉清汤才鲜美,也就不去蘸麻辣锅。胖子喜欢这个店原因也大抵在这里,汤底做的好,主料切的薄,蘸料也非常的有风味。羊肉在汤里一涮就可以了,蘸上麻酱,醇香又没有膻味,好吃的安岩差点没把舌头吞进去。

大伙随吃随涮,不一会就冒出了汗。饭桌上没有一秒是静的,不是抢食就是吃进去时被烫的呼呼声和赞叹声。安岩说你们懂不懂吃啊,羊肉要涮清汤!就把剩下的几片全夹了过来。小猪刚要来抢,就见安岩把肉片全放进了神荼的碗里,很嚣张的对他笑。

江小猪就咕囔了句,转攻肥牛了。安岩模模糊糊似乎听见他说的是护食,回头就见神荼的碗干净了,再看看自己的碗……原来神荼也喜欢吃羊肉啊?

似乎是为了弥补,神荼涮了菠菜放他碗里,又勺了豆腐块。吃的过火,纸巾很快被抽完了,安岩索性下楼上了个厕所,顺带拿了盒新的上来。回来时新的一碟羊肉已经没了大半了,墙角上的空啤酒瓶又多了几瓶。老张很鄙夷的说要喝茶清胃,胖子则说喝什么啤酒,要喝也是喝陈年老酒。就真的开了一瓶,给每个人倒了一杯。

也不知是谁蘸的先,最后两个锅根本就变成了一个锅。安岩本就挺喜欢吃辣,就索性蘸的更辣了。他是真的醉了,还大着舌头跟神荼道歉,涮过的也在汤里再涮一次没那么辣了再放神荼的碗里,于是他没发觉神荼一直在抢他的东西吃,更是连脸色也没变一下。最后他吃的多了,神荼直接就扣住了他的筷子,说你身上的伤没好,不要吃辛辣的东西。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动作,安岩扭头去看神荼,哦一声打个嗝,筷子就脱了手。神荼知道他醉了,但也没想到他整个人会倒过来,下意识抱住,这人就去摘自己的眼镜。神荼啧一声,抽了张纸巾给他擦了镜片上的水雾。

出门时被风一吹,有些清醒了,就发现自己在神荼的背上。安岩醉酒不会闹事,就是特别的粘人。他圈住神荼的脖子在他脖后,颈侧,耳鬓磨,一边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再说什么。神荼把他往上抛了抛,他就抱住了他的头,晃了会后将下巴搁在了他的头顶上。

像个小孩一样,不过安岩本来就比他要小。

神荼被他捂了眼睛,不好动作,索性将身体一转,安岩就从背上变到了他的手上。安岩的脸很红,俯视完全将他醉酒的样子收入眼底。他就明白了罗平为什么早早就把瑞秋带走了,这样子,的确不适合在外面露脸。

找到车后神荼把安岩放在了副驾驶座上,又给他系好了安全带。刚想抽离身体,安岩就抱住他的头将他拉了回去,也不知道是辣的,还是醉的嘴唇,红艳艳的压了过来。

神荼虽然有些吃惊,但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他知道这是因为安岩醉了,若不是醉了,安岩不会在这么接近他。他只是思考了一秒,便不再犹豫的含住了紧贴上来的唇。他尝到了那唇上的酒味,磨了磨,将舌头伸了进去。

他今晚滴酒未沾,安岩递过来的酒也被他换掉了。但安岩显然不会这么容易放弃,他还是尝到了酒的味道,在安岩的口腔里,像是经过了过滤般的醇香。平日里这人就非常的活泼好动,不甘寂寞,现在醉酒了就更是了,虽然软软的使不上力,但还是圈紧了他的脖子,像是某种粘人乖巧的小动物。他想知道这人有几分神智,于是直起上身,仍把两手撑在了椅的两旁,问他:“我是谁?”

安岩眯眼努力严肃的看了他一会,突然一咧嘴,蹭了蹭他的颈。虽然颠三倒四的说不清,但神荼还是听到了。于是他也笑了,两个人的鼻尖蹭了蹭。安岩被他蹭的舒服,大写舌头突然来了一句:“火锅好吃吗?”

“好吃。”神荼亲了亲他的唇,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荼岩美食三十题第二题,希望越来越多的大大们参与进来!大大们写完后记得艾特我啊,大家齐齐动手,丰衣足食!给荼岩圈搞点事! ​​​[/cp]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