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美食三十题(一)——烤白薯

荼岩——烤白薯

文/七七

神荼到达楼下时并没有见到安岩,眉就有点皱。这并不是可以迟到的时候,特别是只剩他们还没有到场。明显另一个人也想到了,神荼看见他时安岩正拉长脖子看他,似乎想喊却被打断,只好扭回头去应付面前的事。反复几次,神荼提脚走了过去。

那是巷口的背风处,一盏路灯在墙头洒下了昏黄朦胧的灯光。一个小推车,老板是个五六十岁的老人,正对着安岩大声问着什么。走的近了,就可以看见安岩涨红的脸,还有闻见一股很浓郁的香气。

这股味道神荼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只是没想到现在的北京还有的卖。他已经走到了近前,正看见老人用火钳把一个白薯放进炉膛里。老人大概有些耳背,所以自己说话大声,别人跟他说话也要大声。就这么一会安岩就忍不住抹了把额头,真是在大冬天里也出了一身汗。

他原本在神荼到的时候就想放弃吃烤白薯的念头,但抵不住老人的声量轰击,又觉得一个大爷大冬天的出来做生意挺不容易,实在不好离开。现在可好,白薯都放进去了,没有十几分钟根本走不了。

他讪笑着去看神荼,结果这人根本没理他,反而盯着面前老人的动作看。安岩虽然没感觉到他有什么不悦,但理亏在先也不敢说话,就也盯着那个白薯。老人很热情,一边动作一边说话。安岩原本也就是应和几声,后来就不知不觉的聚精会神起来。

巷口背风,炉里的碳也烧的非常的旺,在昏暗的寒冷夜晚里营造出了一处温暖的氛围。慢慢的人就多了起来,两人退开到一边,看见老人不时将白薯拿出来捏几下,随后又放回去,香气就越来越浓了起来。安岩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察觉到神荼的目光,也不知是在掩饰什么,就说我感冒了。

说完才觉得白痴,自己先囧了。神荼也不戳破他,任凭袋子中的手机震成什么样子都不管。倒是安岩,还要顾着捣鼓手机,接过白薯时就是一烫,差点没把手机给扔了。老人一拍脑袋说我这大老粗,从箱子里翻出了一沓纸袋,给他重新包了。

等安岩放好手机捧着白薯时神荼已经把钱给付了,他就赶紧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很自然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其实时间拖的也不算太久,只要在路上不塞车就可以赶的上。

歇了一会后安岩就忍不住打起了白薯的主意,他先是捧着暖了一会手,后来就探手进去把皮给剥了一片下来。浓郁的香气勾起了记忆中甜糯滋味,过了会他才记起车里还有另一个人,顿时觉得尴尬了,偷瞄一眼,神荼面无表情的盯着面前,和平常没什么区别。

这人是谁啊,神秘强大,高冷少言的神荼!谁知道他有什么喜恶,可能他就讨厌别人在他车里吃东西呢?安岩再瞄了一眼,觉得这个可能性为零,如果神荼讨厌,他不可能还在车上。而且,这白薯还是神荼给他掏钱买的。

安岩抓了抓后脑勺,怎么都觉得自己不应该自己独吞。而且白薯那么香,在车里神荼不可能闻不到。这种感觉换位思考就觉得多难受了,就好比小时候安份有东西吃,他没东西吃,他就会眼巴巴在旁边看兼流口水。

于是他决定,给神荼吃一半。

在半路的一次红绿灯路口,安岩逮到了机会,献宝一样把白薯递了过去。神荼原本是想拒绝的,但思及安岩刚刚一路看他的目光,又看看他现在这副“这么好吃的东西我让你一半好兄弟吧?快吃快吃,你吃了好让我吃”的表情,他屈服了。

白薯被安岩扳作了两半,露出了里面白色的瓤。只看一眼神荼就知道老人的手艺非常的好,没有生心更没有烤糊。他吃了一块,在安岩的追问下点了点头。

安岩就兴奋了,也没再用那种目光看他。神荼松了口气,也觉得自己有些奇怪,竟会在安岩的偷瞄下感觉到紧张。
安岩一边吃一边说,在等候红绿灯时就递给神荼。但一路上哪有那么多路口,快要接近古玩城了他那半才吃了一半,更别提神荼那半了。这东西就好比罪证,是绝对要销毁的。一急也顾不上了,掰一块塞自己嘴里,又掰一块送神荼嘴边。送第一块时安岩非常的忐忑,但见神荼没什么反应就不管了。白薯出炉不久,又烫又面,安岩叼着一块没敢马上咽下去,呼气时就听见神荼的似乎是笑了。他没有听见声音,但神荼震动的嘴唇包住了他的指尖,他甚至感觉到滑滑的东西一触而过。

仿佛一声惊雷在头顶劈过,安岩瞪大了眼。神荼估计也没想到会这样,扭过头咳了一声。安岩不敢再动作,车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这种静不是心静自然凉的那个静,不然他怎么这么热呢?安岩毫无所觉的吮了吮指尖,反应过来时差点没被自己的脸埋进白薯里。

他们还是迟到了,小猪鼻子灵,说你俩吃了什么,这么香?片刻闻出来了,直喊安岩不够义气。安岩毫无羞愧之意,说你想吃就自己去买,难不成还要我送到你嘴边?说着说着自己倒说不下去了,这才反应过来他刚刚给神荼喂食的举动有多么的不同。

于是神荼又察觉到了那种目光,小心翼翼,又包含了璀璨的东西。他试图躲避,但无论在哪里,即使他就在讨论圈之外,安岩的目光还是会扫过来,或者是单纯想确认他在哪里,或者是想让他回答某个问题,又或许是想要得到他的肯定……偏偏他还不讨厌。

相反的是,他也会回报一样的关注。就比如他现在正看着安岩就一个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时飞扬而自信的神色,又比如在冒险中他感受着背后的目光,在这目光离的太远时主动的回头。

这或许是烤白薯的锅,毕竟师傅曾经说过没人能拒绝烤白薯的诱惑。就比如现在,他只吃了一点,便忍不住的想要更多。

回去时老人还没有走,但显然已经准备收摊了。神荼走过去时炉里还剩一条,被他掏钱买了下来。

“原来你喜欢吃烤白薯啊?”

“你不喜欢?”

“喜欢啊,我们那不叫白薯,白薯还是来到北京读书后才知道有那么一个称号,不过味道没差。以前吃还是自己煨的,就选那种圆乎乎,皮薄,肉厚实的白薯,不过没有那么讲究,要七分烤三分捏。”

神荼看着老人捏白薯的动作,联想到什么就有些沉思。安岩刚刚还有些尴尬的离他远远的,现在都凑到了身旁,和他一起在看。老人说这捏要轻厚适中,捏轻了不易熟,捏重了白薯会变形,而且要有耐心,反反复复,一点点的捏熟。

安岩上手捏了一把,也让他来捏。神荼看着他的动作和神色,片刻摇摇头把脑中的想法驱除出去,心想并不明朗的东西,何必操之过急。

就像烤白薯一样,七分靠环境的烘烤,三分靠自身的捏揉磋磨。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足够去完成这个过程。

于是安岩在冬夜里捧着半个烤白薯,一脸的懵逼。如果不是错觉的话,好像神荼转身时捏了一把他的肩膀。

这人难不成捏上瘾了?






这几天一直没写文,看了书,想弄个荼岩美食三十题[笑cry][笑cry]想问大大们想写这个题吗?我写了第一篇,希望有大大能和我一起写,多人参与比较有动力啊[泪] ​​​[/cp]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