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愚人节快乐

文/ 七七

安岩千算万算,还是在愚人节这天被耍了。

还差半个小时。安岩正襟危坐的坐在自家沙发上。因为他的大言不惭,一群猪朋狗友已经立了flag,势必要让他在愚人节这天被骗的连自家妈妈都不认得。

安岩也有点怂,就怕一个不小心就在阴沟里翻船。但等来等去,下文没有,一群人倒玩的不知道多嗨。还发了一张神荼的侧身照,听说是瑞秋在路上看到的。

正当一群人正激烈探索神荼深夜不归的原因时,安岩的手机接受到了一条信息,上面只有一个简短的两个字,下来。

同一时间,微信上罗平爆料,神荼是去找安岩的,你没看他走的方向吗?底下一群人顿时起哄怂恿。若不是深知神荼性子,安岩估计真会觉得他们在给自己下套。

到楼下被风一吹,有些清醒的安岩顿时觉得不妥,那群家伙立flag立的那么信誓旦旦,保不准真的下重本,叫不来神荼一起搞事,顺过他的手机还是可以做到的。单一条信息说明不了什么,毕竟神荼的这个号码只在他的记录中出现过一次。

今天下了一天大雨,路上很潮湿,小区的路灯又老化的厉害,只在沥青路上的水光晕出一团暖光,其余的空间都隐在了黑暗里。一个人经过他时奇怪的看了他几眼,不明白这人干嘛只穿件短袖还把脖子拉的那么长。安岩没注意到这个细节,过了一会,他像被自己打败般,又气又急的走了出去。

信息是绝对不能发的,免得直接被抓了把柄。安岩转了一圈,果然不在,心里就直接沉到了底。偏生这气还撒不出来,憋屈的让他想要撞墙。顶着寒风回去,感觉身冷心也冷。

神荼怎么会来找自己呢?闲了没事干吗?

安岩仔细一想,还真没找到两人可以单独出来的理由。平时任务有搭线,见了面也就是冒险,结束了就分开了,多余的话都不用说……

像自虐般,他拼命的否认自己,想把心里的情绪压下去。也不知怎么的,竟是鼻子痒痒的,猛的一抽气,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

抬头就见一个人正站在楼梯口,皱着眉看着他。

神,神荼?!!

安岩进了屋,为了掩饰什么就摩擦着手穿上衣服。神荼的脸色并不好看,把一袋东西放在了桌上。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神荼的眉皱的更死了:“你这里没有热水?”

安岩恍然大悟般,说有,有,踢着鞋跑了出去。片刻他倒了水回来,端过去才发现,神荼把那袋东西翻了出来。见他没反应,便将药片弄了出来,一粒两粒三粒,黄的绿的黑的,全是感冒药。

安岩几乎是下意识的捏起药送进嘴里,然后差点没被烫死。因为这事,神荼自然的以为他烧糊涂了。不仅没有走,而且还把手放到了他的额头上试了试。他抽手时安岩抓住了那只手,很认真的说,我感冒了。

神荼被合伙欺骗的这事安岩最终还是没有说,神荼似乎也没有怀疑。THA的一众人第二天就迎回了满面春风的两人,面面相觑一会后,果断的闭了嘴。

但神荼真不是觉得那天是他骗了他,所以来个顺水推舟?

再一次收到男人的短信时,安岩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