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论安岩的眼镜和神荼是否利用安岩

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次冒险,安岩、江小猪连带着为了救两人的神荼一块被困在了一个墓室里,用尽了一切方法还是出不去,最后只能等待救援。

墓室虽然不是密闭的,但久了依旧让人觉得窒息,为了保持清醒,安岩和江小猪打起精神聊天,也不知怎的就谈到了他的眼镜和近视眼。

“安岩,你乍喜欢这种眼镜嘞,哇,还挺厚的索。”江小猪一把摘掉了他的眼镜,安岩一下来就看不清了,伸手就想拿回。

“我去,快还回给我,看不见了!”

江小猪有心逗他,边问你不会上千度了吧,边四处闪躲。安岩模模糊糊只看见一个轮廓,挥手也抓不住,心一急就整个人扑了过去。江小猪刚好一偏躲到了正在打坐冥想的神荼背后,只听一声闷哼,安岩扑腾了几下才反应过来扑错了,当即瞪大了眼。

安岩很少摘掉眼镜,如果不算被瑞秋打的那次,这是第一次,至少神荼是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见他脱镜后的样子。 其实神荼在他扑来的一瞬间就睁开了眼,却不想入目的是这样一双澄亮纯澈的眸子,他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愣愣的让他扑进了怀里还折腾了几下,靠的近了就看见一对杏仁眼放大,黑亮的眼眸像镜面一下显出两个自己来,他的眼也跟着放大了,就看见那双眼在一张清秀的脸上,是安岩的。

他们都愣了几秒,然后安岩慌忙挺身,话里就添了抹羞怒的骂江小猪。等拿回眼镜后他就退到了墙角根,戴上狠喘了几口气,过一会平静了才又把眼镜摘下用衣服下摆擦,江小猪直笑他大惊小怪。

“你又不近视,当然理解不了那种一抬脚就滚下楼梯的苦逼生活,何况我这不是近视,是弱视,这眼镜都陪我多少年了,说什么都不换。”

一下子就回了两个问题,江小猪却有点笑不出来了。

THA不是没有近视的,相反上头的都爱带个眼镜装深沉,但弱视的还真没听说过,尤其是刚进来就上山下海的菜鸟。不说冒险本需要有双敏锐能看透一切的眼,就说在危机四伏的险地逃亡,看不清就等于死。

神荼就想起了过去带安岩去的地方,以及现在这个地方。他突然就明白了安岩刚刚为什么这么惊慌,多次的冒险总会被抛下,找不到只能靠自己,遇险就逃,逃不过就拼,那如果拼着拼着眼镜摔了或者碎了,他又拿什么来拼呢?

安岩在人前一直都是傻愣愣的,仿佛摔多少次都不会痛,天真善良的也没怨过别人怎么对他。就像现在他戴回了眼镜,似乎觉得气氛太过压抑就想着开口缓解,傻笑着说以前失了眼镜犯下的糗事。却不知他越一派无谓的笑,就越让人觉得不忍和默然。

尤其是神荼,他把眼移开了。

就算是再漫无边际的海侃也有了枯的时候,等他们什么也想不出说不出时已经被困了三天了,手上的电子表一圈一圈的转,之前还会忍不住的看,后来就没了心神,时不时的几句话打不破被困带来的心理和身理两重压抑。 随身的水壶装不了多少水,他们现在都尽可能的保留体力减少内耗。

安岩显然有些脱水,焉焉的想入睡又不敢,直至神荼坐到了他的旁边并担负了警戒的任务后他才稍放下心,一闭眼就发出了轻微的呼气声。

江小猪说了句三小时后叫我也瘫墙上睡着了。神荼的心神在这一秒后高度集中,一双蓝眸在黑暗里仿佛狩猎的雪豹,惊蜇浮现握于手心。他不曾分心,直至安岩的头不自觉的落在了他的肩上,添了一份重量,分了一份心神。

他无意去改正什么,但在安岩的头因硌的不舒服而四处转时他还是配合的动了动肩膀,手犹豫的摘掉了他的眼镜。 安岩的眼镜在他手里,有些轻微的烫。

他没有去看安岩,但也没有完全的把注意力放在黑暗中可能潜伏的危险上。他的眼里神色变幻不定,脸上也没了一派的冷静自持。 他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想到了师傅,想到了这些年走过的各式各样的地方,最后到了这里,出现了安岩的脸。

他的目的一直都很明确,不然也走不到现在。 安岩的出现是他目的线上的一条岔路,是意外也是注定,他承认他心怀鬼胎,但绝对不会把所有的责任揽在身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他不过是顺势打通了这条岔道,让两人的命运有了关联。

那为什么还这么的心里不安呢,大概是因为这个人的确什么都不懂还笑的迷糊,又或许又是因为这个人表现出来的对他的信任太过无条件。 总之都不是他预想中的,让他心里有了矛盾,而这对于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自己很不妙。

他敛了怜心神,没有再管肩上的安岩。

第五天时他们终于获救,安岩是靠神荼背着才上去的,气息虚弱的就剩了半条命,嘴里一直动着,也不知说什么,就下意识的抓紧了神荼。

但不到两天安岩就满血复活般跑了出来,那时神荼刚开了车门要坐进去,转眼一身病号服的安岩就挤开他钻了进来,一副老大爷的姿势霸住驾驶座,笑的非常嚣张。神荼心上不耐,手扯住他就想把他揪下来,但转念顾及他身体也没用多大力,安岩在他手下还能蹦跶。最后安岩赢了,像第一次一样,神荼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我知道这里才是油门!”

安岩一脸你再也骗不了我了的表情,见神荼没理他, 他就皱了眉,脚移过发狠似的踩了下去,没动。

“我去,这辆车成精了!”

安岩又踩了几下,发现真没用后不信邪的逐个试了遍,然后他懵逼了。神荼的脸似乎抽了抽,他伸过手,然后在安岩的目光中放在了转向盘上,也不多使劲,但车轰的一声就射了出去,简直比离弦的箭还快速,根本不带缓冲。安岩一声惨叫就吼了出来。

“这车没油门,二货!”

神荼说道,但脚下却移了移,从凳底伸回了前面。

他没意识到自己是笑着的,等他意识到时他已经把地址告诉了安岩,带着他再次驶向了下一个冒险地。

终是覆水难收,命运的齿轮自被触动后就开始了疯狂的运转。只是,神荼狠狠咬了咬牙,手也握紧了。

不想他因自己受太多的磨难。

这是一篇刚迷上荼岩时的文,灵感来自于第一季,大概也就是我理解中的荼岩感情的开始了,至于为什么会说安岩弱视,别打我,我是依照官方做此联想的,比如安岩小时候也是戴着眼镜啊,再比如他从来都没摘下眼镜啊……好吧,我乱扯的,其实我也是个眼镜妹……大概同病相怜??!

评论(1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