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Loveful

loveless设定,不知道的宝宝可以先去百度一下


荼岩——loveful

 

 文  七七



果然见到丰绅准没好事!

 和神荼也分开了……

 安岩呼呼的喘着气,他的前路被一面墙挡住了,两条腿也罢了工。他咬牙转身举枪,那笑声就更清楚了些,从阴影处走出一个人来。

 准确来说,是一个人身蛇尾的女妖精。

 “啧啧,别这样看我啊,人家还是一个待嫁闺中的少女呢。怎样,决定做我的奴仆了吗?我可以考虑让你做备胎一号哦,毕竟是郁垒体质,生出来的娃娃兽身一定很强劲……”

 蛇鳞摩擦地面缓缓挪开,却在一瞬间闪身,躲过了安岩的灵能子弹。她叹息了一声,狭长的眼睛里水波荡漾,“你怎么还不懂呢,我现在可是半兽人身。”

 “所以你就做了尼姑?”蛇性本淫,这个组织果然是个邪教,专找这些少见的兽前身不说,还洗脑让他们杜绝性行为,就为了强大的肉身,真是泯灭人性!

 “所以我找到了你啊,”女妖精捂嘴娇笑,毫无羞耻之心,“首领说了,只要把你抓住,就可以享受第一手服务,真是期待呢。”

 安岩察觉她眸光一冷,打开防护罩挡去大部分的攻击,快速跑向侧面。他被恶心的不行,又担心着引去敌人大部分注意力的神荼,一心突围,体内的灵能不要命的往外涌。也不知哪一个瞬间,体内的某道枷锁被冲破,同一时间他听见了女妖精的一声惊呼,更是趁机补了几个子弹过去。

 “你,你的兽身竟然是兔子?!!”

 安岩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当即卧槽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吃了子弹,还是因为觉得自己被愚弄了,女妖精连连怒吼,蛇尾变大,宛如鞭子一样无差别挥打。安岩吃了一下,半边手臂瞬间没了知觉。

 “兔子,竟然是兔子!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安岩蹲下躲过一击,被激的火冒三丈,冷笑,“我真替你感到可怜,不能爱,不会爱,连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也不能够被满足。”

 “但至少好过你,爱,又不敢说出口。”

 空间崩塌不再继续,安岩擦了擦嘴角,挣扎着发力站起却被狠狠地抽了下来。女妖精不再虚伪作态,她面如冰霜的看着安岩,眼睛里神色摇摆不定。

 “对吗,我的小兔子?”

 最终她做了决定。她是可怜的,没有一个正常人愿意半兽半人的生活,因为这具兽身,她的半世都在鄙夷和抛弃中度过。但同样的她拥有着野心,并不甘心只做一个普通人。

 她讨厌被命运摆弄,厌恶事物脱离自己的掌控。

 “处子之身,元阳未泄,就算是兔子,我也不相信我就这么倒!”

 安岩瞪大了眼,他面前的女妖精面目狰狞,却在最后一瞬间遭遇了巨大的变故,眼球几乎瞪出眼眶。

 鲜血喷出,所有的妄想,偏执随之结束。女妖精挣扎着爬起,却只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冰冷暴怒的眼神,还有他头顶上的一双豹耳。

 豹窝中取物,区区小蛇怎能与天之骄子相争?

 安岩瘫在地上,微笑着看着神荼离他越来越近。他没有看见神荼的豹耳,拥有灵能者通常能随意控制耳朵和尾巴的出现与否,安岩体内灵能混乱,耳朵也就一直在他头顶上呆着。

 神荼将他扶起,那双长长的兔耳也就耷拉了下来,垂在安岩的面前,挡住了他的神情。神荼眉头皱紧,没有走太远就寻了一个平地坐下,将安岩放靠在石壁上,仔细看了他的伤口,撕开布料处理好。

 安岩就着神荼的手喝了几口水,情绪微定,有力气说话了。他要求神荼把他那一边情况说了一下,然而自己却沉默了。

 神荼见他脸色苍白,就让他睡一会。安岩没有答应,却蹭了蹭神荼没有收回去的手。神荼身体一僵,感觉出不对劲,就想抬起他的脸。安岩不让,两个人玩起了捉迷藏。

 “对不起,我拖累了你。”

 许久,安岩被扒拉的没脾气了,就闷声闷气的说了出来。老半天没见答,抬起头却被揉了耳朵,敏感的缩了缩脖子。

 神荼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但很明显有什么不同了,脸上露出了安岩从未见过的苦恼,像是再说我该拿你怎么办?这种好比情人之间的暧昧想象让安岩的心脏加快了跳动,他一直以来都能察觉到的。

 女妖精的嘲弄在耳朵里回响,他终于问了出来:“神荼,你的耳朵是怎么样的?我,我指的是没有消失之前……”

 在经历了某种形式上的性行为后兽耳会消失,但安岩从来没有见过神荼的兽耳。从一开始出现,神荼就是那么的强大了,相比较他的幼稚和入世未深,神荼显然已经独当一面。

 他尝试过忽视,却控制不住的在意。特别是,他拥有的是一双兔耳朵,而他的目标就是能和神荼走在一起,并肩作战。

 感觉到安岩在试图收回耳朵,神荼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甚至有种想要扶额的冲动。他一直以为自己表现的够明显了,但事实说明,他和安岩就好比特异性结合的抗原抗体,要结合牢固得暴露多一点结合位点。

 此结合是不是彼结合,在神荼心里显然都一样。

 “你很在意……”

 安岩啊了一声,就见神荼挑起了他的耳朵,盯着他的那双眼微眯了起来。

 “这双耳朵?”

 



评论(19)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