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暖

文  七七



荼岩——暖

 

 

文/七七

 

 

(一)

 

阿赛尔是不屑于玩手机的,这些所谓高科技产物在他眼里,既麻烦又浪费时间。他从未在手机上得过任何好处,此前的经历告诉他,有些距离不是用区区无线电就能缩短的。

 

但有些感情可以借电波传递。

 

等待红灯的间隙,阿赛尔扫了一眼,不出所料的在神荼的手机页面上看见了“二货”两个大字。那是一个电话,但出于良好的公民素质,神荼没有接。

 

两人的视线在后视镜交汇,阿赛尔翻了个白眼。只是还没等他把手机放到耳边,对方就迫不及待的喊了过来,尾音上扬,兴高采烈。

 

“喂,神荼!我现在在市场啊,你不是明天回来吗,家里的冰箱要空了,你要吃什么?我看了一下,今天的龙虾特别猛,对,就是我们经常买的哪一家,你看我们买多少?”

 

根本不在意对方回不回答,噼里啪啦的自己先谈上价格了。神荼转了个弯,很自然的回了一句:“你看着办。”听到对方的埋怨后,嘴角就勾了。

 

“那就买多一点,让胖子他们也一起过来,你现在在干什么,开车吗?阿赛尔给你举手机?”

 

被点名的阿赛尔哼了声,安岩毫不客气大笑。阿赛尔听着他断断续续说话,有点不耐烦但还是忍住了,等挂断的时候上微信瞧一眼,果然多了一个群。

 

THA男团——惧内是男人婚姻中的一种姿态。

 

阿赛尔的嘴角抽了抽。

 

神荼是三天前到达的欧洲,与贝爷出了一次任务,顺路看望了一下弟弟。阿赛尔对此表示不屑,两兄弟一起吃了餐饭,聊了聊近况。谈到爸妈的时候,彼此都忍不住微笑起来。

 

事情完结后,阿赛尔选择了留在欧洲发展,神荼则和爸妈回到了中国。那是小时候妈妈心心念着的地方,宁静安逸,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阿赛尔虽然远在欧洲,但逢年过节总会回来,知道那个小家被布置的温馨雅致,知道爸妈现在过的平和幸福,知道一家人团聚时的热闹场面。

 

年过半百的爸妈经历了太多的风雨,知道来之不易,对现在的生活感到非常的满足。他们又何尝不是呢,找到了家人,重获家的温暖。

 

但很显然,神荼已经做好了建立另外一个小家的准备。

 

阿赛尔窥了很久的屏,确定这是一个“妻管严”老爷们群聊无误,很不能明白安岩拉他进来的居心。他转头看窗外,神荼正好从店里出来,手上提了一堆东西。

 

“我不知道你还有带手信的习惯。”

 

“安岩叫带的。”

 

阿赛尔冷漠的哦了一声,有点明白安岩的意思了,“你果然随爸爸。”

 

神荼咳了咳。

 

“有时间回家一趟,爸妈经常问起你。”

 

“好。”

 

 

(二)

 

现在是十月,但北京的天气已经很冷了,凌晨时更甚。神荼回来时天还没有彻底亮,他轻轻扭开房门走进,看见床上的人蜷成了一个包,只露出了鼻子以上的半张脸。

 

他的身上还带着路上的汽油味和寒气,却还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毛茸茸的头。毛蛋第一个发现他,但被他用眼神制止了,只用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看。神荼向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从安岩怀里出来,自己脱了外套,进浴室冲了一个澡。

 

门外的响动没有躲过他的耳朵,神荼随意擦了擦身上的水,打开门就看见安岩一脸迷糊的站在客厅里。他快步走过去,安岩就把目光转向了他,眼眨了眨,再眨了眨。

 

“你回来了?”

 

“嗯,还早,回去继续睡。”

 

安岩明显还没睡醒,摸了摸他的脸,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和体温包围而来,心上一松,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自动把手圈了上去。神荼连人带被子一同抱起,回到床上,被窝还是暖的。

 

安岩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扭了扭,蹭了蹭,最后直接把手脚都缠着,还不忘让他靠近点,手在他赤裸的背上摸了摸,嘟囔着怎么这么凉。神荼由着他折腾,忍不住在他嘴上亲了亲,一颗心仿佛泡在了温泉里,熨帖又满足。

 

被忽视的毛蛋在被子上跳了跳,最后蹦到神荼的手臂上,总算回到了温暖的被窝里。只是里面的空间过于狭窄,等安岩醒来的时候,毛蛋变成了饰物挂在他的手指上,自己的腰被紧紧的圈着,睡在了神荼的怀里。

 

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心里就乐了,在神荼长出胡渣的下巴上亲了口,忍不住凑近狠狠吸了口气,后知后觉被窝里全是两人的交融的气息,。神荼睡的很沉,额头刘海凌乱,睫毛下少有的出现了淡淡的黑眼圈。明明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但皮肤比起他还要好,更别提不论看多久都不会腻的精致五官了。

 

美人在怀,哪有不动的道理,安岩也就不能赖床了,好歹让神荼休息一下,晨起宣淫什么的以后再说!

 

他估摸着神荼没那么快醒,索性把午餐提前,把材料都准备好,自己围着围裙在厨房里捣鼓。他的厨艺师出神荼,虽然没得到师傅认可,但还是可以看的,何况他享受的是过程。于是边切边吃,还很有心情的拼盘,拍上高颜值照片发去虐狗。

 

看到阿赛尔发来的中指,安岩心里一个嘚瑟,就想偷偷溜去拍神荼的裸照。只是还没等他举起手机就被猪队友出卖了,毛蛋也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原身,“modomodo”的叫个不停,于是相机中的神荼缓慢的睁开了眼睛,双眼迷蒙,昏昏然不知身处何处,只是安岩到底没拍到就是了。

 

“嗯……神荼,先去吃饭……别,别亲哪里,我,我去,你有完没完啊!”

 

神荼闷笑了几声,害的安岩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要怀孕了,心里痒的难受,恨不得掀翻神荼这样那样再这样再那样。神荼哪里不知道他,凑到他耳朵边说了一句话。

 

安岩轰的一声就炸了,可怜他的脸皮,再修炼百八十年都没神荼三十岁的厚。

 

两人在床上腻歪了一会起床,安岩把处理好的龙虾下了锅,神荼洗漱完后基本就没他什么事了,乐的清闲,就坐在沙发上聊聊天,视奸一下自家男人,再拍拍生活照,感觉日子过的是越来越舒坦。

 

神荼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呢,他从来不信神佛,却在点滴的平凡生活中无比感谢,感觉命运,让两人相遇,相识,相知,相爱,走到现在,迎面未来。

 

 

(三)


车走链接

 


评论(2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