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纯人又如何

✔久违的更新
✔空色的点梗
✔恭喜荼岩夫夫双双获得奥斯卡金像奖
✔emmmm这个梗开车一定很带感

荼岩——纯人又如何

文/七七

“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吗,神荼之所以找到你与你同行,不过是因为你的郁垒体质。令人可笑的是,作为纯人,你竟然毫无戒心,死心踏地的追随。”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哼,你还真是傻的可以。天为阴,地也阳,纯即天地间混沌初开时的模糊状态,介于两者之间,可阴可阳。噢,差点忘了,纯人非常少见,所以世人并没有把它划为一种性别。”

“你一定为自己的性别苦恼不甘过吧,身为平庸的b,却没有丧失一颗勇往直前,追求真相的心,肯定希望能越来越强,那如果告诉你,你并不是b,而是可以转换为强大a体质的纯人呢?”

“而你又能否接受,一个被你当成最值得信任的人,一开始的动机就不纯,甚至直到现在,你都对他一无所知,无法确认自己在他心底的地位?”

“想想吧,他一直以来的做法到底将你引上了一条怎样的路,是与他分庭抗礼的a,还是弱小更易于控制的o,他真的希望你强大吗?还是更像把你束缚在身边,以保护的名义。”

……

崩塌逐渐平息,安岩跪在地上,胸膛剧烈起伏,脸色刷白。耳膜轰鸣持续不断,喘气声大的仿佛在洞穴里回响。但那些冷笑却像鬼魅一样占据了整个大脑,一遍又一遍。

对方已经撤离,安岩险中求胜,心里却没有一丝的高兴,刚刚的对战让他身心俱疲。过了不知多久,他一拳锤在地面上,咬牙说了一句“不可能”。

才不会中了他们的离间计!

稍稍放松一些,才发觉肌肉酸痛的难以忍受。安岩一屁股坐下,用嘴撕开布料在自己手上缠了几圈。他试图站起来,但没有成功,吁口气向后靠在墙上,仍不放心的紧握着双枪。

这次任务预料之外的艰难,地图不仅残缺,而且被做了手脚,一行人处处碰壁,损失惨重。他们早已猜到敌人不简单,却不想对方心思竟深沉到这种地步,将他们每个人都摸了个透。

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希望不是像他一样,被单独隔开。

察觉到自己思绪飘远,安岩晃晃头,挣扎着扶墙站起来。经过刚刚的一战,他发现对方的战力并不高,可怕的是他的速度。凭借这个,就算不能马上干掉他,也能耗死他。

处于对立面的双方显然心思一致,对方想得到他手上的钥匙,他想抢过完整的地图。只不过现在的局面是你暗我明,你主动我被动。

怎样才能让对方现身?安岩快速的运转着大脑。突然,一道蓝光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神荼!”

他马上追了过去,但转眼蓝光就不见了,之后不论他怎么转圈大吼都没有用。失望和疲惫接踵而来,他强自镇定,但心境显然已经乱了。

他一个人也可以,不要慌。

意识到自己对神荼的依赖,安岩咬了下唇,下意识的为自己争辩。他是b,能力弱于a,但并不代表他就要依附,即便神荼是因为郁垒之力才找上他,那也是他自愿,是他希望能走上冒险的道路。

那为什么内心会抑郁不安呢?

纯人又是什么?

自己会再次转变体质,变成一个a,或是一个o?那神荼……又是希望他变成哪种体质呢?

面前的脸越来越近,神荼本可以推开的,但他没有,两个人相贴,热吻。

“我想和你在一起……”

叹息般的话语在耳边掠过,安岩猛的睁开了眼。

耳边噼啪声清脆,火光照亮了整个空间。他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在危机四伏中昏睡了过去,急忙起身,却发现在火堆旁的竟然是江小猪。

“你终于醒了!”

安岩被他扶着喝了口水,火烧般的嗓子这才好受了些,急急忙忙的就要说话。江小猪哪里不知道他,把事情经过大致说了,忍不住的咒骂。

安岩看见他一身狼狈比自己好不了多少,就知道他们必定也是遭了暗箭。果然对方是为了他们手里的钥匙,利用墓里的机关将众人单独分隔,险些各个击破。

“发现你不见后神荼回头去找你,但一直没回来,老张和胖子也掉洞里去了,幸好我机灵,只损失了一件外套!”

“他们想得到钥匙。”安岩分析,随后也长吁了一口气,“幸好钥匙也不在我这,不然真守不住。”

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晕了多久,但肯定在小猪到来之前就已经不省人事了,而且怕是对方有意为之。小猪明显也是一脸的后怕,将他搀扶了起来。

“你还记得来路吗?”

江小猪竖起食指转了转,然后一脸笃定的指向了一个方位,“这里!”

“你能靠谱一点吗?”安岩大怒。

“逃命的时候哪里记得那么多,再说我不是为了放松气氛嘛……”

安岩无语,只能咬牙加快步伐,“我们得快点,不然如果神荼被围攻就死定了。”

江小猪闻言嘴张了张,到底没说出来。片刻他迟疑的开了口:“安岩,会不会神荼已经到了主墓室了。”

安岩刷的转头,两人互瞪了一会,江小猪自觉失言,打着哈哈笑过了。

气氛很压抑,安岩闷声不吭的走,脸色一反常态的僵硬。也不知过了好久,江小猪瞧见他手上的布料渗血,便提出让两人短暂的休整,拿出绷带给他重新的缠上。

“你的平板还能用吗?”

“能啊,高科技产物,哪能这么容易摔坏!”江小猪马上从他的背包里拿出平板,转身看安岩表情怪异,便提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安岩像这才回神般,抿了抿嘴,让他查一下纯人是什么。

“你也别太担心了,神荼是什么人,那是S级秘境都来去自如的强大alpha!你又不是没和他出过任务,也就他救我们的份。”

江小猪说的很有道理,但安岩却如鲠在喉。他强压住心底的不忿,几乎是一目十行的把查出来的资料看完了。

“纯人,即混沌人,可阴可阳,体质极其罕见。处子之身时与世间beta别无二致,破身时若阳强阴弱,则变化为alpha,反之为omega……安岩你查这个干什么?哎哎,等等我啊!”

“不过这种体质真的太蛋疼了,万一遇到一个比自己强大的,那岂不是要变成omega?”

没听见想要的回答,江小猪撇了撇嘴。两人来到一扇墙面前,没有路了。安岩还没动,江小猪已经主动上前拍打,没多久就惊呼一声,把一块砖石用力的往里推。

只是没想到,两人还没望进去,里头就传来了巨大的爆破声,蓝光从墙缝穿透而出,砖块瞬间松动崩裂。两人来不及退后,皆是被灰尘蒙了一脸,剧烈的咳嗽。

“安岩!”

安岩下意识又退了一步,却不想被一把拥进了怀里。他马上反应过来这是真的神荼,他抱的是那么的紧,几乎要将他勒进骨肉里。安岩急切抬头,看见神荼的脸后终于松了口气:他没事。

神荼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急切,四目相对的刹那几乎要低下头。但安岩转移了目光,并且把他推开了。

“神荼,你没事吧?”

神荼显然还想靠近,却在听到这句话后愣住了,他能感觉到底下的冷淡。这种异样让他迅速的收敛了情绪,不过依旧紧紧的盯着安岩,眸的深处后怕在翻滚。

灰尘散去,江小猪走了过来。神荼转眼看他,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

三人汇合,皆是元气大伤,江小猪自告奋勇的起火,让安岩给神荼包扎。他能听到他们的对话,也能看到安岩的挣扎。

安岩最终安静了下来,从江小猪的角度,安岩蜷着身体仿佛是一只受伤的小猫,而神荼则低下头,强硬的把他拥进了怀里。

他的眼中滑过一抹厌恶,勾起嘴角无声的冷笑。

“神荼,钥匙还在你身上吗?”

神荼嗯了一声,钥匙在光线下闪了一下,随后被套上了安岩的脖子。安岩一时眼色复杂,任由神荼与他十指相扣。一只手却悄悄的绕到神荼的腰后,更加用力的抱了回去。

只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沉不住气,一群人出现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安岩,这边!”

瞧见神荼没松手的打算,安岩急了,一边给他使眼色,一边去挣他的手。神荼拿他没办法,脸上表情明晃晃的秋后算账四个大字,安岩当没看到,转身往江小猪的方向跑。

也不知跑了多久,后面已经没有了声响,安岩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他抹抹脸上的汗,茫然的看着四周。

“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小猪,你来看看,这是不是通向主墓室的墓门?”

他眼前一亮,提脚走了过去,像是没有发现身后的异样。这的确是墓门,安岩没想到对方会直接将他带到目的地。他摸了摸那个明显是配套的钥匙孔,全身一瞬间绷紧。

对方根本想不到他会临门来一记回旋踢,摔在地上瞬间想要跃起。但安岩早有准备,双枪直直的抵在了他的额头上——孙子,你暴露了!

“江小猪”一瞬间的惊愕,随后竟是低低的笑了起来,皮笑肉不笑,声音低哑仿佛烟熏,他的眼神毫无慌张,浓浓的都是讽刺。“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废话,就凭会怀疑神荼这一点,你就不可能是小猪!”

“所以你也没有怀疑过神荼?”

安岩没应,脸色却阐明了一切。假的江小猪皱起了眉,冷笑,“我真替你感到失望,雌伏于人下,甘心做一个身体娇弱,为alpha生孩子的omega。”

似乎是知道安岩不会开枪,他毫不掩饰话里的讽刺和鄙夷,甚至想要直起身体。安岩将枪下压,声音也冷冷的,“我不知道你遭遇过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和神荼的靠近无关性别,更不会因为性别的改变而改变。”

“可笑,你和他在一起你会成为低贱的omega,而他永远是高高在上的alpha!”

他的反应出乎预料的激烈,安岩措手不及被踢开了手上的枪,身上接连受了两脚。心头火起,赤手空拳就对了上去。

“愚蠢的小子,还不回头吗!”

“放屁!如果我真是什么纯人,那为什么我和神荼做了那么多次都没怀孕,你在骗小孩吗!”

对方显然被他这句话镇住了,直至被缚住都没有反应过来。安岩趁机从他背包里掏出登山索,将他的双手双脚绑了个紧实。

做完这些后安岩没在难为这个人,因为他感觉到对方并不强,而且从反应来看可能是有着一段惨痛的过去。但显然对方很毒舌,安岩都要被气笑了。

“神荼不带套。”

“我们非常健康。”

“卧槽,我没魅力?老子一个眼神就能让他硬!”

神荼一个猛顿,几乎没稳住。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正主江小猪,老张胖子面面相觑了一会,一头雾水。

眼见现场对话直逼三级片,神荼啧了一声。安岩后知后觉,脸刷的就爆红了。














































评论(18)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