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点梗回馈】——黄泉花

近段时间发生了蛮多事,配合心境选择了这个梗先 @郁安雅 点的阴阳梗,大概有点暗黑,而且没写完

【荼岩】——黄泉花

文/七七

安岩从昏昏欲睡中猛的惊醒,晃晃头扫一圈,发现公交上只剩下了几个人,窗外夜色竟是完全的陌生。他心头一惊,知道自己是坐过站了,后知后觉感觉到了一股近身的寒意,浑身都是一颤。

他在下一站下了车,用手机苍白的光线看清楚了站牌上的地点和线路,然后打了个哈欠,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间。

十一点不到点,今天有点早啊。

困意再度侵袭而来,只不过是眯了个眼,身体就轻飘飘的要倒向一边。安岩被那股冷意冻的一抖,嘟囔了句你别离我那么近,手脚也挥舞写做出了推挤的动作。

那股冷意果然就淡了不少。安岩打了个嗝,加上被冷风一吹,清醒了一点。他看周围没有座椅,索性蹲了下来。

这个点只能等夜路,路上也没有什么行人,白天的闷热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散去,加上寂静,仿佛连空色都停滞了下来。好不容易走过一个人,还没等眯眼看清楚,便逃也似得走了过去。

估计是将他当醉鬼了,安岩想。事实上他也的确喝了很多的酒,加上落魄的神色,难怪人家姑娘害怕。他摸摸自己的下巴,发现有点刺手,于是感慨了一句现在的女生都怎么了,竟然不懂落魄大叔的帅气。

再来一只烟就完美了。

邪魅一笑突然变了性质,安岩捂住了自己的脸。呕吐的冲动带着酸臭味涌上嘴巴,但被生生抑制住了,安岩心想就算是醉鬼,那也要做一个有素质的醉鬼。

和身旁这只鬼一样,有素质,有教养,不给别人添麻烦,更不会害人。

还会认路,给人提个醒。

瞧瞧,多好的鬼,你见过那么好的鬼吗?

不,不是,或许人都不上鬼,至少在这么个漆黑无助的夜里,所有的人都离你千里之外,只有那么一只鬼,陪在你身边,在你要倒的前一瞬过来,拍拍你,免得你睡大街。

有哪个人能做到这个份上?就连相处四年的舍友也不过如此,毕业了,就散了,有人早已铺好黄金路,有人踌躇满志奔前途,剩下的人,茫然无措,茕茕孑立。

哪有一只鬼来的执着,来的贴心?

安岩晃晃头,模模糊糊知道自己想歪了。他努力的想要运转大脑,但失败了。然后他就知道自己必定是醉了,不然也不会在看到苍白灯光下的模糊轮廓后竟然不害怕,而是向那鬼招了招手。

路灯电压不稳定,突然一闪一闪起来。安岩扭头看窗外,突然狠狠打了一个冷颤。

接近凌晨,安岩回到了学校。

老校区的宿舍楼老化严重,楼梯的感应灯时灵时不灵,而走廊却是又长又窄,两边宿舍门紧闭。毕业第三天,该走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但杂物垃圾还没清,散的哪里都是。

安岩一脚踢到了一个箱子,直接跪在了楼梯上不肯起来。冷意再度倾覆而来,他却不理,拳头握紧,一动不动。他说你别理我,又说你能拿我怎么办,明明全身紧绷,却偏要拿出最讽刺的语气。

破罐子破摔?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安岩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快要疯了,心里的抑郁,茫然,痛苦膨胀到了一个临界点,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还在拼命打气的皮球,或者是困在囚笼里的野兽,找不到出路,于是想到了毁灭。

他盯着底下的瓷砖,突然一头撞了上去。一下再一下,直至地面被染红,直至疼痛麻痹了整个大脑。

一双冰冷的手突然从背后探出,把他整个人架了起来。安岩被阻止也不恼,甚至笑了起来。一时间寂静的黑夜里只有瘆人的笑声在回响,上了两层楼梯,一直进了其中一个房间里。

笑声乍然而止,寂静重新笼罩了黑夜。

一只老鼠从垃圾堆中探出头,随后飞快跑过走廊,从楼梯钻了下去。或许还有某一扇门悄悄打开过,只不过打破不了这死一般的寂静。

谁会出来查看?谁曾那么关注?

安岩扬起脖颈,口中的布条因姿势死死勒紧。

他的手被反缚在背后,眼睛也蒙上了布条,正赤裸着身体跪趴在床上。昏暗的光线没能掩盖住年轻躯体的美好曲线,也遮不住覆盖着薄汗的泛红背脊上的阵阵战栗。

六分情欲,三分恐惧,或许还有一分是因为习惯。

习惯什么?答案不言而喻。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