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荼岩-----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文/七七

安岩最近多了一项日常,那就是学法。嗯……佛法。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哎,原来这句话是出自这里的阿!”

犹如迷雾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光,安岩瞬间恍然大悟,连带着瞪大了一双眼,其惊讶和兴奋不亚于瞎猫碰上死耗子装对了一题六分的选择题,第一反应就是分享。而此时既不是身处书堆成山的教室,身旁也没有好基友可供互黑,抬头看一圈,视线范围没有发现锁定对象,只有浴室传出哗哗的流水声,表明屋子的另一个男主人正在完成每天既定的任务。

浴室门遭受拍击,神荼“嗯?”一声,竟第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安岩在说什么。于是门外的一连串句子又被大声重复了一遍,并附上“后面一句是什么?”的贱兮兮的有意为之的刁难。

安岩这两天在看佛经,整天不是佛曰就是佛曰。神荼稍微回想了一下刚刚听到的句子,确定自己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储备。

他本就是道家弟子,说不出来也是应当。但安岩可不认为,他仿佛看到了安岩得意的样子,嚣张又神采飞扬。

神荼微微挑起了眉。

事实也确实这样,安岩可得意了,打定他不懂,重复一次后直接抱臂,“喂,你到底会不会阿,我都可以背下来了,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卧槽,你耍诈!”

神荼不理会他,安岩倒是扛上了,堵在浴室门不算,神荼洗了澡出来还不躲,追在身后一个劲的念叨,翻来覆去都是“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神荼啧一声让他去洗澡,安岩不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我不去,除非你背一遍给我听。”

神荼迅速的背了一遍,分毫不差。安岩还不满意,让他解释这句话的意思。神荼这时怎么能不知道他的意思,眼就眯了。安岩赶紧逃到了浴室,途中撞到了什么卧槽了声。

神荼心里唤了声二货,嘴角却勾了起来。此时他和安岩还没有在一起很久,许多事情都在磨合中摸索着找到最好的相处方式,刚开始是为了屋子格调风格的问题,后来是作息习惯的差异,从表及里,由外到内,一点点触碰到核心,融合。

两个人在一起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但也没有那么复杂,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说开就好。

“所以我们一个星期只做两次,星期一和星期四。”

安岩跪在床上,用笔往墙上贴着的一张纸上圈了圈。用的是红笔,正好和纸上头大写加粗的“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相呼应。然而还没等他圈完,另一只手就伸了过来,在星期三和星期六上又各画了一个圈。

安岩转头就想抗议,却被吻了个正着。他这才猛然发现自己是怎么一个姿势,往前是墙,往后是神荼不算宽厚却异常坚硬的胸膛,神荼不知何时圈住了他,更是在他被吻的情迷意乱的时候把膝盖顶了进来,形成了一个绝对压制的姿势。

这个姿势他们是试过的,总结起来就是三个字,深,痛,爽。神荼不用完全进来就能碰到敏感点,这人又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没多久就找到了最好的度,九浅一深干的安岩哭爹喊娘。安岩反射性的腰酸腿软,脑中警铃大作。

我楞个大去,昨晚儿才做过啊。

安岩真要哭了,如果说硬要挑出和神荼在一起的不好的话,那就是太近了,神荼能随时随地的发情,X虫上脑的时候让安岩有时都不敢直视他那张禁欲的脸。他也不是不想要,只是神荼的一次顶他的两次,频率一高,安岩感觉到了X尽人亡的痛苦。但他又拒绝不了神荼,只好委屈的唤他的名字,一声又一声,却不知道后面的男人憋的眼角都红了。

“安岩,做爱方式不只一种。”

安岩啊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裤子就被扒下了,一条热烫的玩意儿插了进来,顺着臀缝,摩擦过会阴后抽回。

身后神荼已经喘上了气,安岩再也保持不住,但苦于手被覆在墙上,只好扭着腰往后送。他很啊Q的想,一四插入,三四口,再不了腿交也行,血气方刚嘛。

但他低估了对方对自己的吸引力和彼此之间的干柴烈火,一个星期后,安岩怒而提笔,在纸上留了气急败坏的划痕。

但不知是疏忽,还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惨案,“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一行字没能划完,单单留了“空色”两个字在墙上,日日看着荼岩两夫夫虐狗。




祝空色生日快乐!! @空色之风 

评论(1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