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苏份联文第五弹----《为敌》

苏份联文《为敌》

文/七七

这座小区位于城中村里,以前是城市的繁荣地,现在只剩下了破旧颓败的外壳---基础设施落后,生活环境差。住在这里的多数是外来人口,有钱人根本不会经过这里。

苏显然是有钱人,从衣着打扮到举止谈吐,无一不透露出贵公子养尊处优的气息。而且很自信,毫不掩饰自己身上的特性。

比如刚开始见面时就对他说钱不是问题,又比如说即便是来这里“帮忙”一个月,却依旧带着戒指,穿着丝绸。

谁给他这个勇气,梁静茹吗??

安份皱着眉头,有点思考要不要干一次黑的,把他身上的东西扒下来八折出售,也够自己下辈子衣食无忧。他认出桌上的早餐是从哪里买的,前一阵子他才想去买一份,却被告知已经卖完了。每天的早餐只有那么多,买的人却从门口到排到了十字路。

其中有什么联系安份根本不在乎,他只知道自己特别看这人不顺眼。他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以前的教训告诉他,相同的错误不要犯第二次,最好是,在错误发生之前将其掐死于萌芽中。

苏对他而言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出现的这个人,让他感觉到了内心深处散发出的危机感。

于是他拿起了一个面包,转而问他会不会做饭。

“我想你应该明白,’干活'意味着什么。”安份严肃道,“一个月之内,任君消遣。”

“我不记得我有说过后面的话。“

“大致意思如此,这样说来,空口无凭,立字为据。我想我们应该来立个契约。”

安份根本没等他回答,径直走到桌边,开始提笔挥洒。他写的极快,手腕的肌肉运用的也相当灵活,倒真有几分江湖术士的感觉。他写完几行字,随后提起宣纸抖了抖。

苏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切,淡定的仿佛卖身的不是自己。

“怎样,包吃包住,就看你个人表现。”

苏摇摇头,不置可否。随后,他提起了另一支毛笔,蘸了墨,细细的写了下来。

他的手是好手,又写的一手好字,所以安份没有阻止。相比较他类似于狂草的书法,苏写的是小楷,横斜竖直,书写速度很慢。小楷本就要求用笔规矩,重心平稳,但安份从细节处入手,还是发现了许多特点来。

这双手必定是经过特殊熟练过的手,这个人必定具有及其严谨的思维和深思熟虑的计谋。

安份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人,两面三刀,表里不一。但他却也正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尽管内心处处提防,表面却稳重老成,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就如同现在,他抖起了苏拟的契约,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其实内心一直在骂娘。苏写的非常细,细的可以和劳动合同媲美,但他逐条看下来,竟没有一条是对自己有利的。

对此起来,他定的契约就简单粗暴多了,但同样的,也暴露的更多。

苏目的不纯安份是一早就知道的,但他没想到会这么的难缠。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