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er_七七

退圈了,万分愧疚,望原谅

荼岩——《足底按摩》

(二)

文/七七

这里的夜晚很黑,外面的平地上搭起了篝火,少男少女们正手拉着手围着火焰跳舞。安岩马上就搜索到了圆圈中特别鹤立鸡群的几个人,这群人也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当地的服饰,正跳的不亦乐乎。

云南多少数民族,安岩之前没了解,现在单看服饰也分不出是哪个族。远远看去,男人一律对襟短衣,黑色长裤,头缠青蓝布帕。女人则色彩鲜艳些,带着银色的配饰,转动时似发出丁玲丁玲的声响。两厢映衬,非常的具有活力。

这种少数民族服饰,当地人穿着淳朴自然,外来人就多数土气别扭了。因为上衣短,江小猪穿着就显得肚子格外的凸,胖子就更不用说了。而且胖的显更胖,瘦的显更瘦,加上宽裤脚,老张仿佛在穿裙子。

安岩的嘴角就没弯下过。

神荼看着他明亮的眼睛,“嗯”了一声。

过了一会,下面的人终于注意到“楼上看风景的人”,晃手招呼他们下来,勾的安岩心里更是痒的不行。知道对方故意拿自己开涮,他想都没想就怼了回去。喊“小猪你肚皮出来了!”看他下意识低头,就哈哈大笑起来。

小猪不忿的反驳给你穿你也这样,安岩刚好想试试,就让他拿一套上来。他们的对话引的许多村民的视线都投了过来,脸上露出了很善意的笑容。

安岩心头放松,不知不觉就倾了上身,双手扒拉在窗台上。突然想到,这样的衣服给神荼穿,会是怎么样?他一直都是穿较紧身的衣物,人又长的瘦高,这样宽松的衣服套上去,会不会有一种迎风招展的感觉?

他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下意识去看当事人。殊不知一转脸就和神荼的视线对了个正着,当即一卡,脸就烫了。

他想到了一句话,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窗外漫天烟火,独留不住你的目光。

他看了多久?安岩想。但脸越来越烫,想退后,却发现身体定住了。视线中的那张脸越来越大,近到一定距离,仿佛连整个瞳孔都被霸占。

耳边的喧哗声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剧烈的心跳声,“砰!砰!砰!”,眼前咻的一黑,世界随之被隔离。

温热的气息扑散在皮肤上,像是到达一个陌生环境所感受的第一缕风,清冷,带着所处的烟火气,让人禁不住起了疙瘩。同时涌起的,还有好奇和向往,像是终于踏入了期待已久的某个幽静所在,心脏在轰鸣,又小心翼翼的不敢下脚。

但风自动的吹了过来,它筛过泛着星星点点银光的树枝,抚过静谧幽深的泉水,穿过深而长的裂谷,带来了雪山的冷气和森林草地的芳香。它带着以往的所有经历,本是最桀骜不驯,却在最后收敛了所有的冷冽,化成了此刻的柔和气息,一点一点的扑进,包围,浸泡。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气息在交缠,心跳在鼓动,然而——

“咚咚咚!”三下连续的没有间隔的敲门声响起,江小猪在门外喊道:“安岩,衣服给你送来了!”

兴奋至极的语气,尾音里带了喘,不难想象此刻外面的人是如何一脸通红,脑门带汗的模样。片刻他似乎才反应过来,于是扭了门把。

窗边的人咻的分开,椅背被压倒,随后又猛停在了半空。

整个过程不过几十秒,等江小猪风风火火的进来时,神荼正坐在窗外冷冷的看着他,往旁边看去,没在,床上鼓起了一个大包。

莫名的气氛让人脊背发凉,心头的亢奋也就支撑了几句话,在得知安岩睡了后,江小猪就放下了衣服,以不逊于来时的速度逃离了视线绞杀范围。

目送入侵者消失在门外,神荼这才转开视线,落在了床上的山包上。以隆起的弧度来看,此刻屋里的另一个人,刚刚气氛的共同创造者正蜷缩成一团将自己埋在了被子中,像一颗熟透的大龙虾。

安岩拽着被角,脑海被上万条“卧槽”刷了屏。

还没等他缓缓,手上的被子就传来了拉力。他想都没想,扑上前就拽住了头顶的被子,同时四周迅速调整,把自己包成了一个严丝合缝,工艺精湛的粽子。

神荼看着手下的粽子,挑起了眉。

过了不知多久,也许并不久,只是错觉——被子内的空气不流通,安岩一边注意着外面的一举一动,一边感觉到了窒息,但他没有听到外面的任何动作,反倒是越来越窒息。

神荼一定是故意的!

这个认知让安岩无力,又过了一会,他一把掀开了被子,大喊:“你弄死我得了!”然后像死鱼一样趴在了床上。

床的一侧陷下,安岩回头,嘴就被叼住了。神荼一双鬼手不知何时撑到了他身体的两侧,以一个相当轻松,占尽了主动权的姿势覆了下来。

安岩拒绝的话被掐死在了肺中,片刻他翻了过来,把手搭上去掐住了神荼的肩膀。

两片唇相碰的一瞬间,仿佛天雷勾动地火,柔和的风席卷成了猛烈滚烫的热浪。小心翼翼的几个辗转后,相贴已经不再被人满足,于是嘴唇遭到吮吸,然后更是升级变成啃咬,力度过大,接吻的间隙便漏出一声痛呼来。于是定睛看去,对方的脸是隐忍的表情,眉毛间蹙出了性感的皱褶。

心神顿时沦陷,神荼前臂压了下来,以肘为支点,压的更近,吻的更急。安岩掐住他的肩膀的手收张,把挺括的布料抓出了道道痕迹。

也不知谁张的口先,反正分开没一秒就又扑了上去,发狠似得在口腔里厮杀掠夺,誓要把对方的舌头拽过来才罢手。结果可想而知,一吻终了,两人的嘴都破了口,下巴的口水更是一路流到了脖子里。

“太刺激了……”安岩狂野的抹了一把下巴,失神的说了句什么。神荼的额头抵着他的,喘息的弧度太大,又忍不住低了下去。

浴室的灯被打开,安岩被人圈住腰站在了马桶前。他憋的久了,膀胱顾不得尴尬,很顺利的放了水。神荼扭头看墙壁,忍不住圈手咳了一声。

等洗了手,安岩的耳朵也红透了,一直没敢回头。神荼问他要不要洗澡,他赶紧摇了头。他们找到这村子前就跳溪里涮了一身,神荼就没逼他。

要真洗了澡,我的脸还能要吗?虽说这样想,但实际脸也没剩多少了,薄的要命,听神荼洗澡的声音都能面红耳赤。大脑乱糟糟的,一时还整理不过来,只能采取鸵鸟政策,把脸埋枕头里。

等神荼出来时安岩就蜷着睡到边边了,他想说神荼你下去吧,我能行,又想说神荼你别这样,我害怕。

但他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就像神荼覆过来的时候他没拒绝一样,心照不宣,答案都在回应里。等神荼上来躺好,又把一只手搭他腰上时,他也是僵了一僵,任由他把自己拉进怀里。

“晚安。”神荼贴了他的耳朵一下,然后把下巴搁在了他的头顶上。

我去,这人怎么进入角色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评论(8)

热度(71)